悦君歌

225 机关参透 第二百一十三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兰芝 书名:悦君歌

    【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从周沐笙继位, 宫中就也变得冷清许多。先君在时,后宫里莺莺燕燕, 也算是烟火人间气。更莫提道场里日日有开坛烧炉,全是热火朝天。

    然如今,周沐笙全不信这些, 也不爱美人。年纪轻轻, 真如是苦行僧一般。做公子时倒是温文可亲,现下却是冷峻威严许多,俊美的面庞终日都是板着的, 宫里宫外无谁不惧他。

    遂,王后下命去伐仁曦宫中的杏树时,一众仆妇全是伏跪在地,压根无谁敢动。

    彼时,周沐笙正在案上批阅奏折, 娄擎就跪在殿中, 赤红的双目映着烛火, 似星辰一般明亮清澈。却他的神色,又是十分的坚决。

    娄安守疆半生,终到了守不动的时刻, 这从西疆快马送来的奏折, 字句之中,道是求请归邺养病, 实则全是求一个落叶归根。

    娄擎的声音十分的哽咽, 他难受道:“父亲如今便是连笔也握不起了, 前岁九妹噩耗传来,母亲也是病倒在榻,已是无力再去边陲照料。表哥,求请您体恤我娄氏一门衷心至诚,容吾老父告病还乡!”这话音一落,他又向周沐笙再礼,全不给自个,也不给周沐笙余地。

    一日或可暴富,百年方成世家。大殿之中,娄擎虽是矮周沐笙一头,却气度风骨半分未落。他以臣礼,却又唤新君表哥,实是更显亲厚。

    座上,周沐笙的神色也是沉重,他遗憾道:“孤之骑射全是舅父教导所成。孤尤还记得,舅父箭法精妙绝伦,能百步穿杨,是真真的百发百中。”说着,他招招手,便命娄擎起身。

    见状,一旁寺人忙是为娄擎看座。

    待得娄擎一礼座下,周沐笙也是勾了勾唇,望着他如是望家中小辈,神色悠远,又有些许慈爱。

    就这般看着,倒真在娄擎神色中看出了几分舅父的模样来,一时也是百感交集,不由慢慢说道:“当年孤往陆州公干,便循了机会借道看望舅父。舅父见孤,抚掌大喜,道是不醉不归,又与孤连下十局。然告别之时,舅父忽是告诫孤言,你棋路磊落,大气浩然,甚在旁人尚有余力之时,仍不忍赶尽杀绝。遂吾知你心胸开阔,为人仁厚。然,唯有一条,心肠太软,怕成大祸。天家人,如何能是软心肠?”

    他的话叫娄擎神色一震,抿了抿唇,斟酌道:“父亲一向看重表哥,遂才有此肺腑直言。”

    “孤知。”周沐笙慨然,道:“彼时孤便问舅父,倘若真心也不舍付,旁人又如何信我?为此,舅父直是喟然长叹,须臾才笑道,罢了,善有善报,愿你永如今日,永如少年。”

    言至此处,周沐笙已是摇头叹息,彼时他不知之事许多,不知兄长非兄长,谢六非谢六,不知恍然一梦,他自今日会是这天下的主人。

    他慢慢望住娄擎,知他心中焦急,也不再多言,直截安他心道:“既是你不来求,孤也会请舅父归家。舅父戎马一生,也当归家了。”言至此,他眸光一黯,又道:“然,舅父卸任后,西疆群龙无首。孤看过你的考绩,前岁督办粮草,虽是临运毁粮,却是非人力之所及,一路爱民惜民,倒可评为上等。你兄长体弱,难捱风霜,你却熟读兵书,骑射俱佳。如此,可愿从乃父之风,御吾疆域,保国安康?”

    这已是委以重任了!

    娄擎往日里还有些世家子的跋扈不着调,如今家中许多变故,又曾亲历沙场,早如是变了个人一般,愈发的沉稳持重了起来。

    却听周沐笙此番言,仍是他神色一振,当即便朝周沐笙下拜,目光诚挚,大声道:“臣敬诺!”

    然他这头喜意未消,那头便有宫人匆匆跑来,大汗淋漓,瑟瑟抖道:“君上,君上,王后闯入仁曦宫,正在砍院中杏树。”

    闻言,娄擎整个僵住,周沐笙亦是面色一凝,慢慢抬眼朝那宫人看去。直是静了一瞬,他竟是摆了摆手道:“都下去罢。”说着,又看向愣在殿中的娄擎,道了声:“你也去罢。”

    就这般静坐了两个时辰后,周沐笙才往仁曦宫去。

    彼时的仁曦宫,静若寒蝉。奴仆跪了一地,杏树也倒了一地,稍是粗壮,有的被砍了几刀,有的被划了几道,四处都是断枝,颓唐无比,杂乱无比。想是当日宫祸之时,仁曦宫如世外桃源避开在外。如今万事大定,它却终是同入泥潭。

    院中静悄悄的,细听,流水声之外却还有哽咽哭声。周沐笙转过树丛,垂眸,便瞧见了缩在角落里的芃苒,小小一团,满是刺,却又脆弱如斯。

    芃苒的哭声很脆,带着鼻息声,全像个孩童。周沐笙走近,才看清她竟换了一身装束,正红花鸟案对襟上裳,银链吊绣花围腰,花草绣蜡染百褶裙。

    他想起往昔舅母上门后,连将九妹的嫁妆也一并带回了府。彼时,她就愣愣地抱着个布包坐在门槛前,望着那一箱箱金银被抬出府去,眼中未有不满,也未有艳慕,只是空空的,好似幽深的暗谷。

    须臾,发觉他在看她,她才扭过脸来,汪汪的大眼望住他,有些可怜,有些孩子气,红着眼朝他举了举手里的包袱道:“我孤身一人来到周国,银钱未剩许多,最值当的也就是这身衣裳了。”说着,她直是瘪了瘪嘴,一脸的委屈和害怕,问他:“夫君,您会嫌苒苒么?”

    嫌么?

    不嫌的。

    “闹够了?”想着,周沐笙居高临下看着她,神色很平静,并未如众人揣测般雷霆大怒。

    闻声,芃苒慢慢抬起脸来,却眼中水濛,连周沐笙的脸都看不清了。她憋着气抬起手,才一抹泪,腕上的银铃铛便因擦泪的动作铃铃作响了起来,明是不合时宜,却叫这冷清的庭院有了几分生气。

    她就一动不动地闷闷缩在角落死死望住周沐笙,双目通红,不多时,又落了泪,泪水不歇,一滴滴滑落在脸颊,衬的她愈发的年纪小,恍然回首,倒是和往日沉稳的模样天差地别。

    她不言,周沐笙也不语,他广袖一甩,便就屈下身来,席地坐在了她的面前。闲适优雅,从容自若,转眸放眼园中乱景,不知为何,竟是笑了。

    夕阳的余晖洒在他的身上,他墨黑的衣角随风微微掀动,俊美迷人,如是她初见他时一般清俊优雅,摄人心魄。

    然,他这一笑,却叫芃苒更生出了无名火。她红润的唇抿的死紧,嘴一瘪,眸中闪动着炙烈的情感,恨恨就问他道:“周沐笙,你有没有心?”

    往日里,她唤他殿下,唤他夫君,她在心底唤了他一声又一声笙郎。却当知晓谢釉莲的存在后,她再也不这么唤他了。她心底其实明白,谢家有从龙之功,谢釉莲为他而死,暗葬王陵,是他的仁慈,也是他的良心。

    她爱的便是他的良心,她爱他量能授器,德能容人,亲以致爱,爱他心中那一片赤诚。她也早便明白,早已认清,是她先陷入了情,是她一厢情愿爱他这遥山月宫,遂她暗偷灵药,不论此生如何,都该甘之如饴。

    更有道是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她当沉的住气才是。然这真真假假之中,她终是乱了方寸。

    周沐笙望着她,目光沉沉,古井无波。

    她也定定看他,手心早因过力握斧渗出了鲜血,却如今对上他深邃的眼,她才觉着疼。她的背脊挺的笔直,就这么盯着周沐笙瞧了一会。忽的,也笑了,她勾着唇,笑的有些娇懒,有些随意,她抿了抿唇道:“夫君怕是不知,我原是想好了,待得夫君生怒。我便道,妾伐这杏林,全是为做出与夫君夫妻不睦之态。如此,鲁国便再难想从我这儿做手脚了。”

    说着,她话音微微一顿,垂下了脸去死死瞪着自个的鞋面,慢慢继续道:“然,这不过是个幌子,夫君便是信了,我自个也不信。我曾想,夫君一点一滴的好都是我今生所求,我当知足,当无怨无悔,不急不妒。然,当与夫君愈近,我便愈是不可自拔,患得患失。我甚至想,若是那日遽变,死的是我便好了。那般,夫君便会永远记得苒苒。可转而再想,也知人若死便就失了所有,遂我又想,如若那日,我能救下你便好了,若只是毒,我是能救下你的。前岁,太后将玲珑碧蛇以国礼赠我,我拒而不受,满朝上下均都道我意气用事。然,旁人不知,当年夫君救我,太后为封我唇舌不叫父亲知晓,才赐了那玲珑碧蛇予我。这蛇是恩也是危,自那以后,鲁国宫中再无谁敢欺我,人人都怕遭蛇咬丧命,我因此得利,便一心钻研起了毒术。遂太后深知,我会使毒。”

    不远处,已有宫灯亮了起来,风高云密,静静悄悄,芃苒的面色却有些死寂,她慢慢抬起眼来,直是看向周沐笙,看着他慢慢锁起的眉头,神色一顿,继续说道:“那日,九表姐若是未逃婚,我也会使毒将她送走的。不论她愿或不愿,从踏上周土的那一刻起,我想要的便就是你。彼时,你我谁也不会知,艰难如你,旦夕之间忽就成了这宫中之主。若叫我选,我倒更喜你仍是落魄公子之时。我愿与你患难与共,哪怕万人唾弃,哪怕刀山火海。我始终都记得你揽我入怀的情景,入宫之前,你还总喜掐我的脸,你更曾赤脚背着我走过泥泞,你的后背如山般坚实,你的手掌如火般温热,叫我无比眷恋,叫我痴痴以求。我曾以为,我已得偿所愿。却未想,天地变色,再抬眼仍是漆黑如暮。不光如此,往日噩梦又再重启,鲁太后今日能赠回玲珑碧蛇予我,明日便能赠旁物,我若从之,怎知来日她会否以母国之名要挟我使毒害你。自嫁你初时,我便下定决心要与往日一切恩断义绝,我只想纯粹坦荡在你身侧,为的便是往后不被旁人利用,为的便是虽为鲁人亦不被你忌惮怀疑。然如今,千丝万缕,我只见自个,两手空空。”

    芃苒垂眸,怔怔地望住自个空空的手心,僵着手,泪水落在指尖,凉的惊心。

    春日的夜,温暖中带着凉意。

    因她的话,周沐笙嘴角的笑慢慢敛起,目光落在芃苒满是鲜血的手心,眸光一紧,强自定了定神,才道:“当日,她以定魂丹救我。却她不知,那定魂丹实则是我万难寻得,使计输给蕴之的。我知蕴之心中有她,便想借蕴之之手救她出火海。更往日,兕子不喜姑母常往宫中选送美人,然此事全是由我默许。我更知周昌非是君父子嗣,却我一路纵容护她迷惑君父。我曾以为,我可护她万全,却不知,到头来,她却自火海中救了我的性命。苒苒,你道这人生路多少崎岖?”

    “遂你永生难忘她么?”

    “然也。”

    “那我呢?”芃苒只觉自个浑身的气力都要被用尽了,她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原来老妈是魔尊被互换的爱情医神小农民重生之游戏大亨重生之低调大亨官道之为民做主竹梅鹃花都至尊弃少极品教师半仙写手我的绝色美女房东仙帝归来八荒听风雨之姜雪

如果您喜欢,请把《悦君歌225 机关参透 第二百一十三章》,方便以后阅读悦君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悦君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