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血脉

第150章 苏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无主之剑 书名:王国血脉

    约德尔默默地跪在原地,诡异的暗紫色面具上,一对镜孔漆黑无光。

    泰尔斯压下万千思绪,微微叹息。

    “所以,是你在那儿啊。”

    约德尔的面具动了动。

    “是的,”嘶哑沉闷的嗓音从面具底下响起:

    “我在。”

    面具后的男人轻轻伸出戴着手套的右手:

    “我一直都在。”

    泰尔斯沉默了几秒,手臂上的酸痛渐渐消失。

    他深吸一口气。

    “是啊。”

    王子抬起头,露出温和的笑容:“我知道。”

    “我一直都知道。”

    他一把握住约德尔的手掌,借着后者的力量站起身来。

    约德尔手上的火把焰心轻摇,照亮了四周,但却似乎在照到约德尔身上时收束了色彩,反光寥寥。

    只把他的面具映衬得更为神秘深邃。

    泰尔斯松开约德尔的手,默默地注视着他。

    不久前,尼寇莱和蒙蒂在荒石地的血战不仅仅惊心动魄,还殃及池鱼——可怜的泰尔斯夹在当中,既是双方求之不得的核心筹码,又是两人藉以制敌的关键手段,乃至身受重伤、徘徊生死。

    少有的契机下,狱河之罪久违地蒸腾而起,吞噬了那一刻的少年。

    而就在泰尔斯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下,接受着狱河之罪不受控制的剧痛折磨时,那一瞬间被激发的灵敏感官,回馈给了星辰王子新的信息。

    除了以死相搏的陨星者与亡号鸦,和动弹不得的自己之外,泰尔斯感觉到了第四个人。

    第四个若有若无的呼吸,第四个脚步与地面的摩擦,第四个犹如隔着幕布般,隐藏阴影之中的神秘角色。

    它默默地倚靠在白刃卫队巅峰对决的那块巨岩之上,身如磐石,纹丝不动,几乎与环境融合,即使在泰尔斯身处险境时也静静潜伏,漠然而谨慎地等待着尼寇莱与蒙蒂的胜负。

    而激战中的两位极境高手却一无所知。

    就像……过去一样。

    泰尔斯也许不认得那个身影,但这不妨碍他通过短时强化版的地狱感官认出那层“幕布”——那层奇妙的、不同寻常的,就连王子本人也曾体验过的、隔开色彩与声音的无形涟漪。

    阴影之境。

    在那一刻,泰尔斯突然明白过来,于龙霄城的秘科总部里,如果用心诡谲的拉斐尔还有一点说得没错,那一定是这句:

    【我们会确保你从龙霄城外到大荒漠内的一路上,自始至终都有可信任的力量和人手保护——当然,人数不会太多,但都是世间少有的精锐……】

    是约德尔。

    所以泰尔斯才能在留下尼寇莱和蒙蒂的性命后,放心地一往无前,头也不回地进入荒漠。

    逃离龙霄城后,明面上,蒙蒂作为最出色的斥候带着泰尔斯逃过追兵的威胁,暗地里,不知何时潜入北地的约德尔则作为阴影中的保障,监护着他们的动向——也许秘科早就怀疑亡号鸦的忠诚,也许这本来就是对蒙蒂的最后测试。

    在大荒漠里,泰尔斯几次身陷险境,最后总有神奇的“运气”让他逃出漠神的冰冷陷阱:无论是水尽粮绝失去意识倒卧黄沙时,命不该绝地“撞到”了丹特的大剑队伍中,还是兽人围攻八面受敌时,商人营地里蹊跷燃起冲天大火引来的星辰军队。

    现在看来,这些运气和巧合,大部分都符合约德尔一贯以来潜藏暗中,秘密出手的作风。

    不止这个,也许,也许在出英灵宫的路上,也许那个带着双剑来袭的黑袍剑客……

    那一秒里,思绪万千的泰尔斯默默看着约德尔的面具,看着这个素来寡言少语的男人,想起他第一次出现在红坊街,向那时的小小乞儿伸出手的场景。

    他这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有面具护卫的肩膀高了。

    就在此时。

    “你是谁?”

    幽深而拖长的嗓音自虚空里响起,泰尔斯下意识地警惕起来,却发现约德尔一动不动,只是转头看向后方。

    看向那个被黑暗笼罩的牢房。

    “真是可怕的匿踪本领,”萨克埃尔那经受了过多折磨而显得沧桑疲惫的声音从黑暗里传出:

    “在你出剑前,我甚至都感觉不到一丝异样。”

    泰尔斯皱起眉头,他发现,约德尔显得有些过分沉默。

    “但那个面具。”

    黑暗中的萨克埃尔淡淡地道:

    “我认得那个面具。”

    面具?

    泰尔斯眉心一跳,连忙看向约德尔,特别注视着他那个暗紫色的奇异面具。

    那个从第一次见面以来,就让他无比好奇的东西。

    只听萨克埃尔的笑声冷冷传来:“‘明神诡计’——同样是精灵王后的嫁妆之一,三百年来它却在王室宝库里被归入‘禁物’,不是没有原因的。”

    明神诡计?

    这是什么名字?

    萨克埃尔的话里带着让泰尔斯不安的情绪。

    “潜影,伪装,观察,洞悉,乃至延迟伤害……”牢里的囚犯慢悠悠地道:“它能给予所有者的利益实在太多……”

    “就快赶上它索取的代价了。”

    代价。

    泰尔斯忍不住又望了约德尔一眼,但后者只是沉默,一言不发。

    “你是谁?”

    似乎萨克埃尔也有些不耐烦了,声音带上了一丝急躁:“即使不看那个面具,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驭使无上之剑的。”

    “秘科?抑或王室?”

    就在泰尔斯瞪着眼睛,想要提醒他们现在处境的时候,约德尔却突然出声了。

    “我只是个无名之人。”面具护卫淡淡道。

    黑暗里的囚犯沉默了一会儿。

    “不,你不是。”

    他的语气肯定。

    “你不是。”

    名为“明神诡计”的面具后,双眸微微一动。

    萨克埃尔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

    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说过的吧……”

    “好久以前,我在复兴宫里教你徒手搏击时就说过,”前王室卫队的守望人话里带着难以言喻的凄凉:

    “你并不适合成为一个王家刺客。”

    泰尔斯看见,面具护卫久未动弹的身影,就在这句话后晃了一下。

    只听萨克埃尔叹息着,吐出一个亲昵的称呼:

    “小约德。”

    场面似乎静止在空气里,唯有火光继续摇曳。

    几秒后,约德尔缓缓地转身,嘶哑的声音艰难地响起:

    “好久不见。”

    “先生。”

    泰尔斯尴尬地看看两边。

    显然,这是一次久违的重逢。

    “你不该戴上那面具的,”萨克埃尔没有听约德尔的话,他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忧伤:

    “你不该。”

    这是最后一句话,随着一阵窸窣声响,他的动静湮没在牢房里的昏暗中。

    约德尔没有说话。

    之前被气氛影响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的泰尔斯转了转眼珠,小心翼翼地指了指来时的路,那个幽深的通道。

    “所以,我们现在……”

    约德尔抬起头,不再看向萨克埃尔的方向:

    “勿忧,秘科正在地面上,准备好了一切。”

    这下轮到泰尔斯眉头微皱。

    “秘科?他们一直都知道吗?从我回来开始,关于诡影之盾,关于白骨之牢,关于……”

    他狐疑地看着约德尔。

    “一半,”约德尔点点头,又摇摇头,“他们从终结塔那里知道了其中一半。”

    “诡影之盾的那一半,是我告诉他们的——你的归途并不顺利,很多人都对你很感兴趣。”

    面具护卫默默道。

    泰尔斯呼出一口气。

    “真是好消息。”他心中涌起淡淡的懊恼。

    真糟糕。

    这是王子的心声。

    泰尔斯竭力排遣掉烦躁,清了清嗓子,对约德尔道:

    “听着,约德尔,额,该怎么说呢,当我回来的时候,有这么一个佣兵……”

    正在泰尔斯烦恼的时候,约德尔却突然开口:

    “‘快绳’。”

    他简单地道,直接明了。

    倒是让泰尔斯一怔。

    “秘科不知道他,”约德尔像是知道泰尔斯想什么似的,“我们来看看能做什么。”

    泰尔斯张了张嘴,重又闭上。

    他看着约德尔,突然很感激对方。

    感激对方如此理解,一点即通。

    但约德尔显然不需要王子出言感谢,他很自觉地轻轻点头,转过身去。

    “我们该走了。”

    泰尔斯眉心一动。

    “哦,等一等。”

    在王子的示意下,约德尔举着火把,跟着泰尔斯走向瑞奇倒下的尸体。

    泰尔斯看着血泊中的瑞奇,难以想象,就在一个小时前的酒馆里,这家伙还毫不费力地放倒了自己。

    就这么凉了啊。

    灾祸之剑的首领。

    王子只能无奈地摇摇头,蹲下去把瑞奇的尸体推平。

    露出后者死不瞑目,空洞无神的双眼。

    “打扰了,尊敬的克拉苏,”泰尔斯心情复杂地看着瑞奇苍白的面孔,从他的怀里摸出被收缴的匕首,对着死去的人晃了晃才扣上腰间,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听见:

    “我相信这是我的。”

    约德尔静静地看着那个带着鞘套的匕首,看着王子跟一具尸体说话,继续沉默着。

    泰尔斯又在瑞奇的怀里掏了掏,动作熟练,直奔关键,快速高效。

    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在下城区的臭水沟里搜捡失去意识的醉鬼,或者无人认领的尸体。

    “而这个……”

    泰尔斯叹息着,摸出一张泛黄的名贵信纸,在面前抖开,看着下面“H·N·璨星”的落款,颇有些唏嘘:

    “我相信,也不是你的。”

    王子没有工夫细看,他深吸一口气,把这张不一般的遗笔信认真折好,收进怀里。

    约德尔却在此时突然开口:

    “武器。”

    “嗯?”泰尔斯回过头。

    “你该拿上他的武器,”约德尔的面具微微一动:“我们尚未脱险,你也不能仅凭一把防身匕首。”

    泰尔斯挑了挑眉毛。

    “好吧,”王子耸耸肩,看向瑞奇的腰间,看着那把被裹布缠得严严实实,从未出鞘的修长佩剑:

    “我猜,这把剑在他手上也没什么用了。”

    泰尔斯扒开瑞奇的腰带,扯下他的佩剑带。

    “你是个好人,瑞奇,感谢你的保护和……慷慨。”

    泰尔斯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拆开裹布,把长剑露在眼前。

    这是把不一般的剑。

    泰尔斯看到它的第一眼就有这种感觉。

    他看见剑格处镶嵌着一枚色泽柔和的银钻,衬托得这把武器有种优雅静谧的高贵感,它精心铸造的护手与剑柄构成了一个标准的直角,看上去工整而严明,从剑尖到剑身的两刃有着优美的弧线,即使在昏暗的火光下也显得光泽柔滑。

    而当泰尔斯抓着剑柄举起它时,他立刻发现手里的这柄武器有着惊人的平衡感,挥舞起来顺畅自如,毫无滞涩。

    “好家伙。”泰尔斯挽了几个剑花,啧声赞叹。

    跟它比起来,北地人的武器看着像是粗制滥造,就连星辰人的造物也显得次了一等,至于兽人的武器,唔……

    但最吸引泰尔斯的不是它的形构,而是分别镌刻在剑刃两面的铭文。

    “古帝国文。”泰尔斯来回翻看着剑刃上的铭文,喃喃道。

    但相比起其他古帝国文,这一次,他只能认出两行铭文上的几个词组。

    “什么什么不休……”

    泰尔斯头疼地看着那跟大部分书写的字体都完全不一样的铭刻体:“什么什么永恒……”

    老天。

    他真的需要恶补一下星辰文化了。

    泰尔斯摇摇头,从瑞奇怀里掏出最后一样东西,只是过了过眼,就随意地抛给了约德尔。

    “嘿,拿上这个,会有用的。”

    “至于他……”

    泰尔斯看了一眼躺在一边,人事不省的塞米尔,想起他敏感而复杂的身份,叹了口气:“让秘科处理吧。”

    就在此时,约德尔的身影却瞬间一闪!

    “咻——咚!”

    一声疾响,泰尔斯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扑倒在地上!

    “按住了!”

    焦急的怒喝从通道处响起:“别伤了我们的目标。”

    泰尔斯喘着粗气,拄着瑞奇的剑,拉住约德尔的手臂站了起来,心有余悸地看着自己原来的位置:一只弩箭钉在原地,箭尾轻颤。

    但现在不是庆幸的时候。

    下一秒,一道快若闪电的剑光,从空气里须臾而至!

    与另一柄暗色的剑刃在空中相遇。

    “铛!”

    一道刺耳的交击声响起。

    泰尔斯只觉得耳膜一阵,自己旋即被约德尔向后一推,连续倒退了十几步!

    面具护卫的身影在空中闪烁多次,竭力避开比第一剑更快更狠的两记后招,一个后空翻,堪堪落到泰尔斯的身前。

    多多少少有些狼狈。

    泰尔斯看清了突兀的袭击者,心中一紧。

    糟糕。

    只见北地的中年剑手,克雷冷冷地站在他们身前,愤恨地盯住约德尔,手上的“黯光”长剑兀自颤动不休。

    他不是唯一的人。

    踏!踏!踏!

    复数的脚步声从通道一头响起,随着火光极速靠近。

    身为灾祸之剑的约什齐齐出现在通道口,身后跟着十余位凶悍的雇佣兵。

    “我的天!”

    约什放下手里的弩弓,愣愣地看着场中的情形。

    他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首领和失去意识的塞米尔,跟同伴们一起露出惊愕的神色。

    “这……瑞奇……”

    “不……”

    从震惊到不忿,从愤怒到憎恨,灾祸之剑们看向仅剩的约德尔和泰尔斯。

    泰尔斯咬紧牙关,握住拳头。

    他们也来得……太快了吧!

    就在刚才,约德尔击倒两人,几乎是全程无声无息……

    而通过这个通道都要好久。

    他们怎么就这么快……

    “围攻阵型!”

    看清了场中情况的克雷暴喝一声,满面怒色。

    灾祸之剑们齐齐呈半圆形散开,目露凶光却小心翼翼地围住王子与护卫。

    面对无数仇恨不已而杀意盎然的目光,泰尔斯下意识地举起瑞奇的剑。

    约德尔膝盖微弯,无上之剑在他的掌中换成反手。

    “瑞奇是对的。”

    克雷恨恨地看着地上的首领尸体,又看看泰尔斯手里那柄特别的长剑:“他是对的。”

    他最终举起黯光,愤怒地指向面具护卫约德尔:

    “果然,就是你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一直在暗中跟着我们,来回生事!”

    泰尔斯心中一动:

    “他知道?”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地上的灾祸之剑首领:“瑞奇知道?”

    克雷恨恨地呸了一声,极度不甘心。

    “他当然知道。”

    北地的中年剑手冷冷道:

    “刚刚,在我们与诡影之盾对峙的时候,就是你暗中率先袭击,挑起战斗的吧?你想看我们两败俱伤,从中得利。”

    约德尔默然不语。

    克雷咬牙道:“瑞奇从那时起就在怀疑了——战斗开始得太快太突然,太措手不及,不像钎子威逼利诱的作风。”

    泰尔斯明白了什么,脸色一白。

    那就是说……

    “所以瑞奇他故意撤下人手,带着我到这儿来,”王子怔怔地看着瑞奇的尸体,看着这个空旷的大厅:

    “就是为了,为了……”

    “为了引出这只暗地里搞破坏的老鼠。”约什冷冷地扔开弩弓,从背后抽出两把形制奇特的手斧:

    “一位潜伏暗中,甚至有能力隐匿身形的刺客高人。”

    所有灾祸之剑的目光都狠狠地盯向约德尔。

    “瑞奇唯一没想到的,是这只藏头露尾的老鼠,居然有着杀死他的实力,”克雷看着瑞奇倒毙地上的尸体,恨意满满:“连伏击信号都来不及发出。”

    泰尔斯脸色难看地望着约德尔。

    但只能看见那个暗紫色的面具。

    “你知道吗,戴面具的。”

    克雷长剑微颤,泰尔斯能看见终结之力在他的体内集结,与他的怒火一同勃发:“我向你承诺——你会为这付出代价的。”

    灾祸之剑们齐齐拉开阵势,大厅里弥漫阵阵杀机。

    泰尔斯顿时大感头疼。

    约德尔缓缓地抬头。

    面具底下传出他幽幽的声音:“我知道。”

    “一开始就知道。”

    下一刻,约德尔手上的火把倏然熄灭,落到地上!

    面具护卫的整个人则如晨露无踪,瞬间消失在所有人眼前!

    无比诡异。

    “他又隐身了!”

    灾祸之剑的人显然经验丰富,他们没有被眼前的景象迷惑,只见克雷怒吼道:

    “别用眼,用终结之力感受那股杀意!”

    那个瞬间,地狱感官里的泰尔斯汗毛一竖——他感觉到眼前的十几个灾祸之剑齐齐举剑,严阵以待。

    终结之力从他们的体内漫出,各有不同,或聚集某处,或奔腾不休,或燃起节奏,或生生不息——却是一样地汹涌、暴戾、疯狂,连泰尔斯远远看上一眼,都觉得莫名刺痛。

    与常人大不一样。

    “先拿下那个小的!”

    “无论那是什么戏法,如果他要动手攻击,就必须先显现身形,乃至露出杀意!”克雷冷静地下令,让雇佣兵们围死出口,注意每一个角落。

    “他显形的一刻,”克雷注意着四周,冷冷地道:

    “就是死期。”

    泰尔斯眼皮一跳,顿感不妙。

    “十八个,”泰尔斯缓步后退,数着眼前的敌人,动了动嘴唇,对着无人的虚空轻声道:

    “还有几个不下于瑞奇的高手。”

    “你行吗?”

    空气里悄然传来一个特有的嘶哑嗓音,一如六年前:“他们有人数,有阵型,有准备,还知道我的存在,正面突破的话……”

    听出对方的意思后,泰尔斯内心一重。

    “我不是王国之怒。”约德尔的声音黯然道。

    眼前,灾祸之剑的人们警惕四周,步步紧逼。

    “所以答案是不行。”

    泰尔斯大感沮丧,愁眉不展,但他只能硬着头皮想办法:“好吧,那我试着来……”

    可约德尔的话却继续传来,打断了他:

    “但有人可以。”

    泰尔斯一怔。

    啊?

    有人可以?

    下一秒,风声急啸!

    “咚!”

    一个举着火把的雇佣兵踉跄地后退,火把从他的手里脱出,随着一块袭来的石头一起撞到墙上。

    仿佛一阵疾风刮过,把捏在灾祸之剑手里,场中仅存的三束火光吹得东倒西歪!

    “在那里!”克雷怒喝出声,剑光若雷霆突袭!

    泰尔斯只来得及看清约德尔的身形在空中闪现,兵刃交击。

    “铛!”

    面具护卫鬼魅的身形先逼退一人,然后于三人的夹攻中狼狈后退。

    他在闪过无数进宫后,一个翻滚,后背却靠上大厅中的石柱,无路可退。

    “围上去,杀了他!”克雷的杀声毫不留情。

    但下一刻,约德尔的身形在石柱上再次消失。

    “砰!”

    一柄重锤狠狠砸在面具护卫消失的石柱上,激起石屑飞溅。

    “操!”功亏一篑的约什痛骂了一句。

    灾祸之剑们冷静地回头,摆好阵型,再次等待机会。

    然而几秒后——

    “喀拉……”

    一道奇异的声音,从不远处幽幽传来!

    灾祸之剑们齐齐一愣。

    克雷皱眉回头:“搞什么——”

    但随即,另一个灾祸之剑发现了敌人的踪迹,大喝提醒:

    “在那儿!”

    雇佣兵们齐齐扭头,在大厅后的墙边,发现了约德尔的身影。

    “杀!”

    约什暴喝着带人冲上,四把兵刃齐出,逼得约德尔手忙脚乱。

    但克雷看到了更多。

    他看到,那个戴面具的暗色怪人把左手放在墙上,轻轻松开了一个吊环。

    吊环?

    在吊环的旁边,是一个铭刻着文字的铁牌。

    克雷脸色一变!

    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在约德尔消失的那个石柱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徽记。

    那个眼睛。

    通向全知的眼睛。

    而不知何时起,原本属于瑞奇的、那只长条状的晶绿色钥匙,已经稳稳地插在了那个徽记中央。

    不。

    这是克雷的第一个想法。

    下一刻,粗糙金属摩擦和清脆的机括声就连绵响起!

    “喀拉——喀拉——喀拉!”

    惊得灾祸之剑们动作一乱,让约德尔再次逃出重围,潜入阴影,还顺手击飞了一支火把。

    “喀拉——喀拉!”

    嘈杂刺耳的机括声响了好几秒,折磨着众人的耳朵。

    “咚。”

    直到它随着一声闷响,突兀地消失。

    仿佛断头台上的斧刃,经历了代表死亡与血腥的摩擦后,一声重响,落到低端。

    克雷和约什惊愕地回过头,在最后一支火把的勉强照明下,看向大厅的后方。

    消失了。

    克雷呆呆地睁着眼睛,看着那个臭名昭著的黑牢牢房。

    消失了。

    不知何时,大厅后那个幽深的牢房里,隔绝并折磨着囚犯的神秘栏杆……

    已经不见了。

    只留下地上的几十道圆孔,诉说着它们的去向。

    只留下其后一片静谧的黑暗,衬托着幽幽的寂静。

    “糟糕。”克雷下意识地脱口道,连约德尔的去向也无暇顾及。

    看着那片本该由神秘栅栏死死隔开的不祥黑暗,灾祸之剑们下意识地后退聚拢。

    他们面面相觑,不少人的内心深处,涌起莫名的不安。

    一秒后,一声漫长而悠远的吸气声,就从那片无人知晓的死寂黑暗里,缓缓传出:

    “哈啊——”

    声音略重,气息略急。

    仿佛久未呼吸的人,得到第一口空气。

    连昏暗的火光都微微闪烁起来。

    那一刻,沉浸在奇异终结之力中的雇佣兵齐齐头皮一麻,汗毛倒竖!

    他们的终结之力齐齐暴动起来,仿佛躁动不安的动物。

    怎么——

    “稳住!”克雷咬牙喝令道:“阵型!”

    汹涌的终结之力下,雇佣兵们不得不竭力约束自己,按捺住不受控制的怒意与莫名来袭的恐慌。

    然后齐齐望向那神秘的漆黑。

    黑暗中再次响起呼气声。

    相比之前,这一次的气息显得沉闷而稳重。

    “呼……”

    还颇有些枯燥。

    黑暗中传来阵阵窸窣声。

    汗珠从克雷的额头上流下,他死死握住剑柄,压制住体内疯狂运作的“贪婪之触”,警惕着前方的不明黑暗。

    搞什么?

    他知道,能让灾祸之剑的终结之力如此暴动的情况并不多。

    而那究竟是……

    就在此时。

    “啊……”一道枯燥乏味,平平无奇的男性嗓音,自黑暗里幽幽传开:

    “我真的该刮胡子了。”

    口音纯正,语带忧伤。

    疑惑与惊恐中,灾祸之剑们面面相觑,呼吸加速。

    克雷的眼皮轻轻一跳。

    听见这道嗓音的那一刻,他突然有种错觉:

    前方的那片黑暗里,像是有某头可怕的凶兽,刚刚从冬眠的洞窟里醒来。

    呼出它慵懒而不快的第一口气。

    克雷把手上的剑握得更紧了,他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

    “所以。”

    那个枯燥的男声再度响起,多了一些生机,还有些许笑意:

    “你们……有剃须刀吗?”

    噗!

    一声闷响,场中仅存的一支火把熄灭了,火光消失在眼前。

    整个大厅,包括一十八名灾祸之剑,彻底陷入死寂幽深的黑暗里。

    深不见底。

    (本章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奶爸的歼星舰异域降生万能数据一战惊九霄神话现实天行战记修炼时代吹神伯爵的侵略指南晴雯的如梦令法师维迦我的身体有扇门最强方丈系统

如果您喜欢,请把《王国血脉第150章 苏醒》,方便以后阅读王国血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王国血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