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子衿悠悠我心

第五十一章 感冒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苏木棠 书名:亲亲子衿悠悠我心

    林悠现在只要一想起殷乐乐在别的同学面前对她一副柔柔弱弱的表现,再想一想那次不愉快的经历。她心里都会默默为殷乐乐捏一把汗,这么能演,也不怕哪天人格分裂了。

    谢子衿拍了拍她的头,撩起她的刘海儿看了看额头上青红的一片,忍不住皱眉说:“下次走路记得把眼睛带上。”

    在他们不远处的走廊里,殷乐乐盯着两个人的影子,陷入了沉思。手在身侧微微握紧,指甲陷进了肉里,她也不觉得疼。

    “殷乐乐。”

    莫心看着殷乐乐望着不远处出神,想了想,终究还是喊了她,“我有事儿想跟你说一说。”

    其实不用多想,殷乐乐也能猜到莫心会因为什么事情而找到自己。

    “你是为了程惜来的吗?”莫心抱着手臂,冷冷发问。她一向不喜欢那些弯弯绕绕的东西,有什么事情就开门见山的说清楚。

    反正她不喜欢面前这个人,装模作样,反而不是她自己的性格。

    殷乐乐惊讶于她的直白,但也只有短短的一秒钟,她看着莫心,眼底划过一抹玩味的笑。“你觉得呢?程惜和你们那么要好,肯定都把事实告诉你们了吧,你又何必来问我?”

    莫心一时语塞,蹙着眉说:“我不管你是不是为了他而来,但是如果你敢伤害他,我们乐队的人不是吃素的。”

    说完,莫心甩了甩头发,扬长而去。

    看着莫心骄傲的背影,殷乐乐眼底的晦暗更加深了几分。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看不得我好?

    听说林悠走路撞到了树上,额头上肿了一个大包。孔予在高三部那种水深火热的地方也抽空过来“探望”,其实就是过来嘲笑她的。

    林悠摸了摸头,面前的孔予笑得浑身颤抖,直不起腰。“林悠姐,我长这么大真的还是第一次看见走路撞树上的人。”

    唉,林悠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果然应了那句老话,“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孔予这样*裸的嘲笑她,就差没有把嘲讽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行了行了,你过来取笑我还不够吗?高三这么闲吗?你们黑板报上面的倒数日期没有多少了吧。”

    孔予愣住,终于想到了自己来这一趟的目的,有点难以开口。他特意避开了谢子衿去打球的时间过来找林悠。

    莫心或者谢子衿,这两个人无论是谁,他都无法把这件事情心平气和的说出来。想来想去,林悠是最好的人选。

    “那个,林悠姐,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

    看到孔予转了脸色,林悠也不好意思再继续吊儿郎当下去。于是撑着脑袋问:“什么忙?说来听听,我要是帮的上绝对不推辞。”

    “帮得上帮得上!”看林悠没有推辞的意思,孔予立马走过去陪着笑说:“你也看到了我们高三部水深火热的生活,乐队那边可能就不能继续下去了。”

    是啊,比起所谓的梦想,还是这半年好好努力复习,考一个好大学比较重要。

    这种选择对他们来说也很难,毕竟乐队有了那么久,大家都有了默契和感情。说走就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林悠平时虽然傻不愣登,还有点霸道。但她心里很明白,虽然这个时候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开学而已,但对于高三部来说,以意义和他们看到的绝对不一样。

    但是如果孔予走了,乐队要怎么办?

    林悠想着,表情就严肃起来。“这只是你一个人的意思,还是有其他人的意思?”

    孔予叹了口气,脸上爬起来一股奇异的绯红。太低着头说:“他们……还没有决定,现在只有我。”

    等到夕阳之下,林悠坐在谢子衿的单车后座上。犹豫了半天要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他。

    乐队对于谢子衿来说有多重要,林悠太了解了,虽然一开始就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手足无措。

    她拽了拽谢子衿的衣服,小声说:“谢子衿,我,我有事儿想告诉你。”

    谢子衿一边卖力的把单车往前踩去,一边在嘴上抱怨:“林小悠,你再胖下去,我就单车可就载不动你了。”

    林悠没有理会谢子衿的话,继续拽了他的衣服,示意他停下来。

    “孔予今天来找你了,可是你不在。他告诉我,高三开始冲刺,他可能以后不能再来乐队了。”林悠一口气把话说完,却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谢子衿微微一惊,但脸色很快恢复平静。“好,我知道了。”

    他早就应该想到了,没有人会为了一个乐队而赌上自己的前程,孔予选择无可厚非。

    “我也告诉你一件事情吧,校园十佳歌手的比赛,我被刷下来了。”谢子衿淡淡地说着,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眼睛里的波澜还没有他平日看到葱油饼来的汹涌,林悠抬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这几天她为了殷乐乐的事情气昏了头,居然没有留意校园十佳歌手比赛的消息。

    “谢子衿,没事的,无论你怎么样,我都会永远做你的头号粉丝啊。”林悠抬起头,努力扯开一抹灿烂的笑容。

    谢子衿原本有些阴郁的眉头瞬间因为这抹笑舒展开来,他拍了拍后座说:“上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庆祝我被刷下来,以后你再也不用为我拉票了。”

    他笑得坦然,脸上看不到一丝因为比赛刷下来的失落。林悠应了一声,跳上车大喊:“驾!”

    谢子衿用力把单车踩得飞快,迎着风唱:“魔法少女林小悠,最爱炸鸡配啤酒。”

    身后的林悠满头黑线,但还是和谢子衿一起笑了起来。

    管他呢,管他时间多长,管他比赛结果如何!他们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去奔赴梦想。

    只要身后还有那个默默支持他的人,谢子衿拿着吉他就能一直唱下去。

    谢子衿回头,两个人眼神撞在一起,十分有默契地哈哈大笑起来。

    周末,到了进城去上一次修好的乐器。还是程惜去找车,结果这货直接把上次那大爷给请来了。说是什么老年人做生意不容易,要多照拂照拂。

    林悠在心里骂娘,脸上却不动声色。她觉得自从和殷乐乐见面交锋之后,自己是越来越能忍了。

    去到店里,老板却说两三天之前已经有一个人反那些乐器带走了。

    一听说乐器没了,林悠第一个激动得拍桌子,“老板,那是我们的乐器你怎么能让别人领走呢?”

    老板被她这个动静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说:“那个人一来就报了你们的名字。我还以为是你们上课没空过来取,所以委托他过来呢。”

    三个人对视一眼,林悠又说:“我们的东西在你这里修理,你就有给我们看好东西的责任和义务。你这里也没有一个什么监控摄像头的,我们的乐器不见了,上哪儿找去?”

    可能是从来没见过如此咄咄逼人的林悠,程惜有些吃惊。

    老板感受到又三道视线正在死死的盯着自己,灼热又坚定。他赶紧翻开钱包,翻出来一张旧巴巴的纸条递给……

    等他们看清楚纸条上的字之后,同时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文叔啊。

    他们赶到酒吧时,文叔正躺在自家的躺椅上晒着太阳,暖洋洋的好不自在。手边搁着一盘瓜子,半瓶已经喝了差不多快要见底的白酒。

    啧啧啧,林悠感叹,现在的老年人过的可真是腐败。

    看到他们来,文叔一下子就像猫被踩中了尾巴一样弹跳起来,“我不是老年人!”

    谢子衿开口说:“文叔,你帮我们把乐器拿回来了?”

    文叔挥挥手,没有起身,翻了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躺着。“你们那里不安全,有了上次的事儿你们还敢把乐器放在仓库里面吗?”

    这件事谢子衿想过,仓库不安全,他想过把所有的乐器都搬回自己家院子里。可没想到文叔居然帮他们把乐器给带到了酒吧。

    但是……

    他们以后可能不会再继续留在酒吧表演了。文叔这一举动,倒让谢子衿觉得自己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文老板,我们以后可能没有机会再演出了。”程惜有些奄奄地说。

    躺在躺椅上的文叔一听这话,立马坐了起来。“为什么?”

    林悠也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毫不客气的抓了他的瓜子,一边嗑一边说,“乐队里面有三个人要冲刺高考了。”

    文叔皱眉,“他们高考跟你们有什么关系?要是你们说要高考了不来我倒是能理解。”

    三个人都听不出他就话里的意思,互相看了看,一脸茫然。

    “就算没有那三个人你们就不唱歌了嘛,就因为少了三个人就放弃自己的梦想吗?你参加比赛的时候他们不是也不在吗?”文叔看着谢子衿,一连串的问题丢出来让谢子衿有点招架不住。

    平时反应最慢的林悠立马跳起来。“文叔!你是说谢子衿他们三个也可以在这儿表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至尊狂妃:魔帝,别乱撩致青春:我们曾经向往的爱情农门长安重生之傲妻养成快穿:男配稳住不要挂你是我的星辰大脑拯救宝典:系统君,滚粗误惹邪王:无良医妃难搞定魔尊寻来,域主休想逃隐婚请低调田园晚色:肥妇三嫁良夫快穿直播:反派BOSS是女帝!农家一品妻

如果您喜欢,请把《亲亲子衿悠悠我心第五十一章 感冒》,方便以后阅读亲亲子衿悠悠我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亲亲子衿悠悠我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