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粗神经:南小姐pick我

第十章 我们只是来拜访的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松呓子 书名:恋爱粗神经:南小姐pick我

    一涵回到家后,将包往沙发上一扔,便回了自己的房里。她现在满脑子都在盘算如何让安清修喜欢上自己。

    在爱情面前,一涵可不管自己是不是小三,只要自己喜欢,她觉得就行了。一辈子这么短,如果天天都要守着清规戒律生活,那岂不是得无聊透顶。

    躺在床上的一涵拿起手机,点开微信界面,光是看到安清修的头像她的心就颤动的厉害,她抿起樱桃小嘴,将手机置于胸前,害羞地在床上打滚。

    原来安清修送她到教室门口正要离开的时候,一涵突然叫住了他。她站在那一脸娇羞地问道:“安叔叔,能不能保存一下你的号码,这个衣服等我回去洗干净了送过去。”

    听到这话,安清修笑了笑,在阳光的照耀下,那抹笑容像是刚从冰柜了拿出来的冰激凌,又清爽又甜腻。

    站在原地的一涵只觉自己的心脏“咚咚咚”地已经跳到嗓子眼了,糟糕,确认过笑容,真的是喜欢的人呐。她不自觉地眨了眨眼睛,颇有暗送秋波的意思。

    “不用了,这件衣服是我之前买给你锦瑟阿姨作为生日礼物的,但是她不喜欢,送你好了。”安清修淡淡地说道。

    “真的吗?”

    说完一涵立马发觉自己失态了,忙改口道:“不是,我的意思是这件衣服真的不用还了吗?”

    安清修点点头,沉思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递给一涵他的手机,上面是微信的二维码。

    一涵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压制住内心的雀跃,稳住自己颤抖的双手,加了对方的微信。随后她的目光紧紧地锁住安清修颀长挺拔的背影,直到房间内的老师叫她才回过神来。

    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对一涵来说就像是做梦一样,真是应了那话,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惊喜哪个先来临。就在她沉醉自我的时候,一涵妈突然推门进来了,看到在床上打滚的一涵,无奈地问道:“什么事这么开心?我敲了半天门都没回应,害我以为你在屋内发生什么事了?”

    一涵“腾”的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满脸笑意地回答道:“我今天碰到你的发小锦瑟阿姨了,还有安叔叔和安宇。”

    “是吗?”一涵妈边说边笑着走了进来坐到她的床边,“快给我说说你们是怎么碰面的。”

    一涵端正坐好,将白天发生的事悉数讲了出来,当然,她隐瞒了跟人打架的那段。

    “那还多亏你安叔叔啊,有没有好好谢谢人家。”

    “当然有。”一涵笑着回答道,等等,突然她的脑子灵光一现,一涵妈的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她,随即一涵便抱着她妈妈的胳膊撒娇道:“妈,你说我们是不是需要登门去道谢一下呀,从小你就教育我要知恩图报,人家今天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登门道谢。”

    听到这句话,一涵妈赞同地点了点头,附和道:“是啊,我和你锦瑟阿姨也多年未见了,是该登门拜访一下,那我今晚跟他们说一声,改天有空过去。”

    “别啊,择日不如撞日,今晚不行,太赶了,要不明天,就明天怎么样?”

    一涵妈转过来看着她,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脑门,无奈地回答道:“好,你个小着急鬼,那就明天。”

    “真哒,那就这么说定了。”一涵激动地给她来了个鸡啄米。随即,两人哈哈大笑地在房里唠嗑。

    一涵妈从房里出来后,露出了姨母式的微笑,她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这副样子分明是喜欢上了哪个男孩子。但是这次她还真猜错了,她以为自己的女儿看上的肯定是锦瑟的儿子安宇,但她做梦都想不到不是他,竟是他的爸爸安清修。

    第二天一涵起了个大早,拉开衣柜,里面满满当当的衣服,她像个公主一样,从里面先抽出一件,不满意,撅着嘴“哼”了一声便扔到了床上,重新拿,这样反反复复多次,不一会儿床上就已经堆满了小山高的衣服。

    最后终于敲定了一件白色连衣长裙,胸口处是一抹绿色的刺绣。坐在镜子前,她认真地给自己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桃花妆让她看起来真的像是一朵刚绽放的娇嫩的桃花,当将两边的头发编起来束到后面时,俨然是一位桃花仙子。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相貌娇美,肤色白腻,小嘴一撅,带着俏皮的微笑便一览无遗,头顶的灯光照在她明彻的眼眸之中,宛然便是两点明星。满意地笑了笑,便随父母一起去安宇家。

    安宇家住在半山腰的一栋别墅里,周围皆是这样的洋房,他们还没到大门口,安清修便笑意盈盈地站在了路中央等他们。

    当拐了个弯看到他时,一涵激动到忍不住小跑着向他奔去,带起的风吹起她额头的碎发,白色长裙随风飘扬,笑起来的嘴唇微微上翘,俏皮的她宛如十七八的姑娘。

    到安清修面前时,一涵立马刹住,她用手抚住自己波涛汹涌的胸口,迅速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咧开嘴,歪着脑袋,对着他盈盈一笑。

    安清修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头顶,说道:“热坏了吧,赶紧进去吧。”

    霎时,一涵只觉自己的脸滚烫滚烫,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她一下子懵圈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糟了,这大概就是心动的感觉。

    而此时,锦瑟正站在门前,刚好瞧到了这一幕,她头微微下低,眼神中充满恶意,下嘴唇一撇,一个冷笑充斥着整张脸。安宇站在不远处喂汉堡喝水,不经意间瞥到了,心底一凉。

    汉堡是安宇养的一只拉布拉多,聪明、温顺、听话,但是锦瑟并不喜欢这条狗,甚至是很嫌恶的那种,所以通常汉堡都是待在外面的狗笼里,只有安宇在家的时候才会把它牵到屋里去。

    汉堡非常通人事,它仿佛知道锦瑟不喜欢它,每次并不会凑上前去讨没趣,都是远远地对她摇着尾巴示好。

    这时安宇转身看向门外的一涵,小声嘀咕了一句“不知死活的女人”便去解开汉堡的狗链子,将它带到有空调的室内凉爽一会。

    一涵妈和一涵爸紧赶慢赶也到了门口,这时锦瑟连忙走了过去,拉住一涵妈的手好一阵亲热。安清修则客气的和一涵爸打着招呼,骄阳似火的天气省却了不少的寒暄,五人边说话边朝室内走去。

    进门后,三人惊奇地发现桌子上已经满满一桌的美味佳肴,一涵妈禁不住感叹道:“锦瑟,这都是你做的吧,一直好你这口,都说要拴住一个男人的心必须先拴住他的胃,就你这手艺,还不得把你家老安栓的死死的。”

    听到这话,锦瑟和安清修两人哄堂大笑,一旁的一涵却撅着嘴巴,咬了咬下嘴唇,小声嘀咕道:“不就是做饭吗,本姑娘也会。”

    “一涵在小声说什么呢?”锦瑟直视着她的眼睛问道,那种眼神,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一涵体会得到,那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较量。

    “啊,呵呵,没什么,觉得锦瑟阿姨很厉害,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一涵边回答边投去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但是心里却暗暗地不屑于对方的厨艺,她现在就是要打败锦瑟,然后光明正大地成为安清修的伴侣,这是她的终极目标。

    这时安宇从屋里出来了,一涵妈见到安宇一阵猛夸,还不忘眼睛瞟着一涵,仿佛在说:“闺女,眼光不错啊,这小伙妈觉得也不错。”面对一涵妈的夸奖,安宇也只是礼貌地笑了笑。

    安宇家的餐桌是那种长椭圆形的,安清修已经坐在了主人的位置,然后一涵爸坐在了他右手边的上席,平常都是锦瑟坐在左手边的那个位置,但是今天一涵若无其事地直接坐在了锦瑟平常的座位。

    见到此景,锦瑟先是愣了一下,细微的动作被一涵妈看在了眼里,她忙打圆场佯装呵斥一涵道:“一涵,那是你锦瑟阿姨平常坐的位置,你快过来,坐妈旁边来。”

    “我不,我就要坐这。”说完一涵嘴巴一撅,给锦瑟投过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没事,就让她坐那吧,今天我跟你坐一起,刚好可以闹闹磕。”锦瑟一脸假笑地说道。

    听到这话,一涵妈无比尴尬地干笑了两声,说了句“不懂事”后便坐了下来,亲热地将锦瑟拉到了自己的旁边坐下。

    表面上风平浪静的她心里也免不了嘀咕,自己的女儿虽说娇惯,有着大小姐的脾气,但是在外面一向懂事有教养,今日为何要当着她这么多人的面让自己出糗?这一点她无论如何都想不通,难道说是为了给未来的婆婆一个下马威?一涵妈只能这样猜测道。

    大家坐定之后,一涵赶紧给安清修倒了酒,又给自己的杯子里倒了果汁,然后甜兮兮地说道:“安叔叔,我以果汁代酒,这杯敬你,感谢你那天帮了我的大忙,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的到我的地方尽管说。”说完一涵一口气将果汁喝完了。

    一涵妈在一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忍不住嗔怪道:“你看你这孩子,你安叔叔哪有什么地方用的到你啊,在哪学的官场话。”

    “唉,那可说不定哦,说不定哪天就需要了呢,比如心灵上的慰......”

    “妈,给我装碗饭。”安宇直接打断了锦瑟的话。

    “你这孩子,吃饭不会自己去装啊,今天抽的什么风,要我给你去装。”锦瑟见自己的话被打断,心里不免窝着火气,她怒视了安宇一眼。

    场面一度有点尴尬,一涵妈忙打圆场说自己去帮安宇装,锦瑟急忙拦住她,然后不情不愿地去厨房里给安宇乘了一碗饭出来。

    一涵完全无视这边的尴尬,依旧笑嘻嘻地和安清修聊着天,还时不时给他夹菜。一涵爸坐在她的对面颇感尴尬,但又不好说什么。

    不远处的一涵妈将这些都看在了眼里,心思敏感的她此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完全错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闪婚老公前妻,二胎来一个远离暴君买来的娘子会种田念再竹镜寒重生八零撩人军婚我家娘子不二嫁乡野小农民他的套路,温柔刺骨二嫁豪门,妈咪你别跑医门锦绣快穿:黑化男神,粗暴吻神医毒妃

如果您喜欢,请把《恋爱粗神经:南小姐pick我第十章 我们只是来拜访的》,方便以后阅读恋爱粗神经:南小姐pick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恋爱粗神经:南小姐pick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