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一百零八章 暗夜杀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地黄丸 书名:寒门贵子

    在卧虎司的驻地没有见到王复,接待徐佑的徒隶叫方周,知道王复和徐佑的交情,表现的很是恭敬。问起王复的去向,方周答道假佐前往海盐追杀六天的漏网之鱼,已去五日,上午接到消息,今天晚一点有可能返回。

    徐佑坐了盏茶的时间,和方周东拉西扯,期间说起天师道的诛杀令,方周叹道:“六天倒也颇有神通,竟派人潜入鹤鸣山将天师道的戒鬼井搅的天翻地覆,听闻连三五斩邪雌剑都丢失了。孙天师大怒,颁下法旨,令道民尽诛六天余孽。可六天隐藏颇深,又不是人人脑门子上刻着字,有些人就开始浑水摸鱼,和谁家有旧怨,或者瞧谁家多钱财,就托以六天之名,拿了交送官府,却无真凭实据,甚至私设刑堂,妄自杀人的,搞出了不少祸端……”

    经过这一两个月的发酵,鹤鸣山的事已经逐渐传到了扬州,以天师道的实力,要不是他有清明的分身之术,肯定会露出马脚。现在却可以坐山观虎斗,世事之奇妙,正在于此。

    李仙姬的事自然不能和方周明言,约好改日再来拜见王复,徐佑拱手离开。出了卧虎司,过了几个街道,正欲去冬至之前在吴县买的宅子里过一晚,清明突然道:“有人跟踪!”

    徐佑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故意往偏僻的小巷子去。夕阳落山,初月高悬,路上行人渐稀,闷热的天气非但没有因为夜晚的来临而稍减,反让满树的蝉拼了命的鸣叫,仿佛勾魂似的叫得人心烦意乱。

    走到巷子正中的一株碧桐树下,徐佑停住脚步,负手抬头,仰望着茂密不见天日的树叶,吟道:“早蝉孤抱芳槐叶,噪向残阳意度秋。也任一声催我老,堪听两耳畏吟休。得非下第无高韵,须是青山隐白头。其翼,此诗如何?”

    何濡在他身后五步外,笑道:“诗意尚可,仍需雕琢!”

    正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衣的刺客从高大的树冠之上,如炮弹坠地,直冲徐佑面门而来。

    长刀如练,在月色下,绽放出无比夺目的寒光!

    徐佑脸带微笑,一动不动,看着那刀尖距离头上三尺时,刚才还站在十几步外的清明鬼魅般出现在他的身侧,轻描淡写的伸出两指,如捏绣花针一般,夹住了刺客的刀尖。

    刺客大骇,刚要变招,身子被一股诡异莫测的劲气侵入,半边冰寒,半边火烫,根本无力反抗,仿佛被瞬间吸干了精气神,从空中翻身落地,脚步踉跄,靠着梧桐树坐了下来。

    “咳,咳……小宗师……”刺客带的黑纱落地,唇边流出血迹,苦笑道:“早知你身边有小宗师护卫,再多的钱,我也不来……”

    徐佑蹲下身子,打量着这个看上去相貌堂堂的刺客,轻笑道:“你若识趣,我或许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刺客摇摇头,道:“我虽然贪生,却并不怕死。既然拿钱办事,就做好了失手被擒的准备。咳……这位郎君好手段,我越压制体内的真气,越受其反噬,倒是伤得更重了……”

    说着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清明早有防备,撩起衣袍下摆挡在了徐佑面前,点点血花洒在青衣之上,竟有种别样的美丽。

    徐佑叹了口气,站起身,道:“谁派你来的?”

    刺客连着剧烈的咳嗽,道:“若想知道,恐怕得郎君去地府审问在下了……”

    清明闪电般屈指连点,卸了他的下巴,从牙齿里找到了毒药,放到鼻端闻了闻,低声道:“和当初六天那些服毒的人一样!”

    刺客眼眸里露出绝望,面对小宗师,品阶的差距如同天地之别,别说求生,连死都死不了。

    “有趣!先是李仙姬,接着就是你,看来六天非欲杀我而后快。”徐佑笑了起来,示意清明给刺客脱臼的下巴重新接上,只要没有毒药,他全身无力,已不可能自杀,道:“我很荣幸!”

    刺客愣了愣,眼中的讶色一闪而过,接着徐佑的话头,道:“既然郎君猜到了我的来历,也知道我们宁可死,不会多说一字。那就别浪费彼此的时间,动手吧!”

    “嗯?是吗?”徐佑微微一笑,道:“我依稀记得,刚才你还说拿钱办事……什么时候六天杀人,要给手下的死士付钱了呢?”

    “啊?你诈我!”刺客有些羞恼,却也暗自懊悔。

    何濡冷笑道:“凭你这点心机也来学别人撒谎?”他走上前,在刺客身上仔细搜寻,咦了一声,从暗囊里搜出块翡翠蒸栗粉方糕。

    “吴县徐夫子斋的糕点,几十年的老字号,除过好吃,就是贵,极贵!等闲人家根本吃不起!”作为吃货的何濡对这些老饕店如数家珍,笑眯眯的道:“方糕尚有余温,是准备带回家给娘子享用?”

    刺客从何濡搜出方糕开始就不再说话,听到娘子依旧无动于衷。何濡笑的更加阴险,道:“不是娘子,那就是儿女了……也对,这样的小糕点,用来哄女人是不够的,可用来逗孩子开心却足够了!”

    刺客身子微微一震,脖子僵硬,脸颊不由自主的往左移了移。何濡沿侧头看着左边,正是吴县县城的东郊,淡淡的道:“家中女儿尚小,又住在东郊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你若是死了,不出七日,女儿就会被人拐卖,为奴为婢还是好的,哪怕堕入青楼,终日受人折磨羞辱也算好过。你可听说世间有个魇昧道,专门劫持幼童以练邪术,先剪去脚趾,再用烈火烧红的铁针刺入脚掌,后没入石灰水中蒸煮腐烂,作为废疾,卖给丐船行乞赚钱……”

    “不要说了!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毫毛,我就是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刺客双目尽赤,面目狰狞,盯着何濡,似乎想要跃起吃人。何濡耸耸肩,不屑的道:“我诈你一诈,还不确定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就这么容易吐出实话了。不过这样也好,我向你保证,不出三日,就能找到你的女儿,如果你还不供出幕后指使,我不介意找人练一练这魇昧道的诡术!”

    刺客先是惊怒,然后战栗不已,他刚才视生死如无物,可何濡所说简直残忍到了极致,若真的让女儿遭遇这样的惨事,他宁可现在就亲自一刀杀了她。

    “我,我……”

    刺客突然转头望向徐佑,双目流出血泪,道:“徐郎君,你向来有仁义之名,我杀你在前,甘愿领死,只求你不要累及家人……就算……就算要斩草除根,大可杀了她们就是,为何要……要……”他的声音颤抖不已,想来是被何濡的话给彻底吓住了。

    徐佑淡然道:“你要杀人,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或许是何濡描绘的场景太过恐怖,或者是徐佑的淡然让他无所适从,刺客的心理防线终于被攻破,道:“我跟六天没关系,但我也不知道是谁指使,找我的人叫黄三,是吴县的小牙侩,明面上做点牛马生意,可实际上却无所不能。替钱主杀人,只是其中之一!我口中的毒药,也是他给我的。”

    “黄三……”

    徐佑明白从古到今,刺客和妓女都是必不可少的职业,跟妓女的公开化不同,刺客总是隐藏着盛世光华的阴影流转之中,转瞬即逝,难以扑捉。

    何濡皱眉道:“有了名字,找到此人不难!只是这样的人一般较为狡猾,没有真凭实据,想让他认罪伏法,并非易事!”

    “不急,有了名字,还怕煮熟的鸭子飞了不成?”

    徐佑低头看向刺客,他急忙道:“我都说了,请郎君千万答应,别伤害我女儿!”

    “我答应过你吗?”

    徐佑虽然认为刺客已经全部交代了,但还是习惯性的再诈诈他,道:“你和黄三如何勾连,如何交易,事成之后又如何善后,可都说了么?不尽不实,狡诈可恨,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珍惜,可怪不得我了!”

    “别,别!”刺客彻底疯了,道:“我说,还有,黄三告诉我一个地方,如果能够活捉,就打晕了带你到那里去;如果死了,也可以割了头颅送过去,在酬劳之外另有重赏……”

    何濡噗嗤笑了起来,道:“这人看来恨你入骨……我很好奇,若不是六天,究竟是谁!”

    “是吗?我也很好奇!”

    徐佑等刺客说了地址,让清明打晕了他,换上他的衣服,然后交由何濡先行押送到卧虎司,他则和清明趁夜色出了城。

    到了约定好的地方,是一处农家小院子,所在偏僻,静暗无光。把徐佑扛在肩头入了院中,清明已经易容成了刺客的面貌,轻击三掌,又发出三声犬吠,等了片刻,正中间的房门缓缓打开。

    走出来一人,矮小却精干,根据刺客描述的样貌,应该就是黄三,他走到清明近旁,借着微弱的月色,确认是自己人无误,嗓音压得极低,道:“得手了?”

    “嗯!”清明将徐佑交给黄三,他低头仔细看了会,点点头,道:“是正主。你的酬劳已经放在了老地方,记得明日再去取!走吧,没你的事了!”

    “嗯!”

    清明拱拱手,隐入夜色不见。

    黄三小心翼翼的抱起徐佑,将他带进屋里用绳索牢牢捆住,然后也离开院子。过了大概半个时辰,三个黑衣人蒙着面罩来到院子里,其中一人指了指正屋,道:“在里面!郎君真的要亲自动手?”

    “不亲眼看着他死,我怎么消了心头的气?反正黄三已死,没人知道我的身份,等会再杀了徐佑,埋入深山,神不知鬼不觉。”

    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刚才那黄三已经杀了,动手的刺客不知道谁人指使,等会再杀了徐佑,怎么也推不倒自家郎君身上,这人就不再劝阻了。

    推开门,点燃了蜡烛,就看到徐佑睁着眼,口里塞着破布,满脸的惊恐和不安,狼狈的样子跟往日的风采判若两人。

    “哈哈哈!”

    那人只觉得心头的爽快从没有这么的浓郁,走到徐佑跟前,俯身凝视着他的眼睛,话语里的恨意毫不遮掩,道:“幽夜逸光……今夜幽幽,月光蒙蒙,天可怜见,徐佑,你终于落到了我的手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汤小米加左轮武大郎新传狮子的獠牙明末汉之魂日谍克星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宋韵梅花小匪闯天涯远古生存狂乱世踏歌三国之超级御兽系统青欢唐枭

如果您喜欢,请把《寒门贵子第一百零八章 暗夜杀机》,方便以后阅读寒门贵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寒门贵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