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诺寒爱

变味的惩罚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窝是秃顶小妖孽 书名:冰诺寒爱

    第二天,林惊羽一早就起床,去把车里买的运动服丢给语诺,原因很简单,语诺怕他的衣服被夏晨曦碰过,说什么都不肯再穿。然后,就开车出去了。

    林惊羽要自己到医院去复查。因为他怕语诺看了又会心疼与自责。通知黑虎黑豹让他们帮忙买了些东西。

    林惊羽配合治疗,一会儿就完事。等到语诺来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治疗好了。很不巧的是,黑虎黑豹也拿着东西回来了。

    语诺看了看林惊羽买的东西,一个很短很细的绳子,一个手铐,一个眼罩,还有一个金属物品他不认识。

    “宝贝,自己去把这些东西都消消毒吧。用在你的身上不消毒怕你不喜欢。”林惊羽笑嘻嘻的看着语诺,语诺却是像个木头人一样不知道林惊羽想要干什么。

    “林惊羽,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语诺突然觉得,林惊羽的笑很慎人,很可怕。

    “本来说迟一点才罚你,你知道的,有外人在旁边我不会罚你的,但是,你的书房正好提供了罚你的地方,怎能不用呢。”林惊羽说完依旧笑嘻嘻的“放心,到了晚上你的药效就过了。”

    “这是什么。”语诺把金属东西挑出来问林惊羽。因为那是什么东西他真的没见识过。

    “到了晚上就告诉你。保证让你记得住这次教训。”林惊羽说的看似没什么,但是语诺真的已经紧张了起来。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乖,去消毒。晚上,你什么都不用做,乖乖听话就行。”林惊羽推了推语诺,嘴角露出了坏坏的笑容,宝贝,在惩罚中还能吃到豆腐,真是太不容易了。

    语臻在家忙活了一天抄文件。突然发现那些文件不是一个月两个月就能抄完了。索性也就不再管这些文件而是忙起了公务。

    他已经连累语诺很多了,想尽可能多做些事情,去减轻语诺的公务。

    原凯原也也在家里,他们要好好的想一想,第二天晚上怎么和语诺去解释。

    三兄弟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在害怕着大哥的惩罚。怕一个不小心,那鞭条就上身了。只是原也原凯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哥哥当天天晚上就已逃脱不掉。

    这是个令人激动的过程。

    晚上很快就来临了,语诺和林惊羽回到了池家后林惊羽就一直在书房里躲着,语诺虽然吃完了饭,但是他是真心的不想去书房,他不知道等着他的是什么。但是比起他自己的房间,还是去书房比较好。

    独自进了书房,林惊羽看到语诺进来,高兴地告诉语诺“宝贝,我们去洗澡。”

    再次运用了语臻的浴室,但是这一次,林惊羽给语诺好好的洗了澡,从里到外。语诺怎么可能不反抗?他在洗澡的过程中无声反抗了无数次,在浴室里又打了起来,但是都以失败告终。

    再次到书房的语诺真的不淡定了。“林惊羽,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林惊羽把他里里外外洗了一遍,肯定没好事。

    “宝贝乖,把衣服给脱了。”林惊羽的回复是这么一段无良的话和他那坏坏的笑容。

    语诺不依,最后就成了一种你追我赶的状态。直到林惊羽把语诺逼到墙角,湿湿的呼吸打到语诺身上。语诺才知道,自己躲不掉了。

    林惊羽伸手要去脱语诺的衣服,被语诺制止了。“林惊羽,让我去把门换成隔音模式好么?”语诺发现,别说逃掉了。他的状况,想动一下都难。他心里想,幸亏他的书房是隔音的,只有门可以调节模式。但是语诺一般开的都是不隔音的模式。隔音,只有语臻他们挨罚时才会用得上。

    “宝贝,我都换好了。”林惊羽笑着看着语诺。语诺已经被他逼得毫无退路。看着紧张的语诺,林惊羽笑笑“宝贝,疼是肯定的,难受也是肯定的,不然,怎么叫罚你呢?”

    “你想怎么样?”语诺有些出神。

    “上你。”林惊羽邪魅的笑笑,唇霸道的吻上语诺的唇。这个吻来的疯狂,语诺有些招架不住,呼吸紧促,但是林惊羽并没有打算放过他。

    直到几分钟过去,语诺连攻击力都已经没有了,林惊羽才笑着将他家发软的宝贝抱到床上。用手铐把语诺的双手铐在床头,语诺也有反抗,但是,反抗好像打情骂俏一般,没有任何用处。

    “林惊羽,你的惩罚变味了。”打不过,语诺也不会在口头上输。

    “宝贝,一点儿都没有。”林惊羽把正在吻着语诺的唇从语诺身上移开笑嘻嘻的说着“保证,让你记得清楚。”说着,还不忘脱着语诺的衣服。

    很深很深的吻,让语诺很难受。这好像在玩火,而且,两个人都已经被点燃了。

    “宝贝,委屈一下。”林惊羽拿起眼罩想要罩住语诺的眼睛,却被语诺躲开了。“不要盖住我的眼睛。”

    “嗯?”林惊羽有着疑惑,因为他看见语诺脸上表现出害怕的神色。

    “我怕黑。”语诺不得不坦白,反正他都把自己交给林惊羽了,也不怕林惊羽知道他一些弱点。自从他三岁第一次被池父狠狠的对待,在快把他打死的前提下还关进黑屋子三天。导致语诺怕黑,还有,幽闭恐惧症。

    “嗯,不戴。”林惊羽很高兴语诺的坦诚。所以,带不带眼罩,也无所谓了。并且,在心里默默记下语诺的习惯,语诺怕黑。“那宝贝闭上眼睛,不准睁开可以么?我保证,我不关灯,你睁开眼睛的时候,不会黑的。”

    听到林惊羽的话,语诺很配合的闭上了眼睛。两个人中间的默契已经达到如此,还需要别人去说些什么呢?

    “谢谢宝贝。”林惊羽奖励似的在语诺的脸上小啄了一口。迅速解决完自己的衣服,看着语诺扑扇扑扇的眼睫毛,更是一种享受。林惊羽突然觉得,不戴眼罩也挺好。

    “宝贝,放松。”为了不让语诺紧张,林惊羽还是决定从前奏做起。欲望都发泄在了那些吻上,慢慢的,吻冲向语诺的皮肤。每一处肌肤每一处缝隙,毫无遗漏。

    看着语诺也差不多了,林惊羽决定不再委屈他的小惊羽了,看着语诺的小诺诺,坏笑了一下,今晚,注定小惊羽是开心的,小诺诺是要受罪了。

    轻轻的扒开了语诺的双腿,林惊羽明显感觉到语诺的身体怔了一下。安抚似的吻了吻语诺的香唇。手指却不安分的在后面打着圈。

    “林惊羽,你确定你是在惩罚,而不是在为了自己的欲望?”语诺扑闪着的眼睫毛在说其实他很害怕,但是他却在强装着镇定。

    林惊羽也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吻向了语诺的耳垂。一阵酥麻蔓延到语诺的全身,小诺诺也很配合的举了起来。

    看到小诺诺,林惊羽笑的更邪魅了“宝贝,你想不想要?”

    “不要。”语诺想都不想就拒绝。乖乖送自己去被上,他还没有那么傻。林惊羽则是看着他家宝贝乖乖的往他挖好的坑里跳。

    “可是它说的和你说的不一样。”林惊羽手摸上了小诺诺,弄得语诺全身发麻。“你和他,到底是谁在说谎呢?”林惊羽问着小诺诺,搞的语诺一阵无语。

    “他怎么可能会说话?”

    “他在说,我要。”林惊羽在语诺耳边悄悄的说“反正你们说的相反,是谁说谎呢?我得好好罚说谎的。”

    “不是我,是它。”语诺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让他承认自己说谎,下辈子吧。

    “好,我不罚你,罚它,今晚,只罚它。”林惊羽笑笑,他家宝贝儿已经被他的圈套给套住了。

    吻着,吻的不算粗暴但也不算温柔。轻轻的吻着红豆,甚至还有小诺诺。语诺一阵阵的发痒想把林惊羽推向一边,无奈林惊羽把他的手固定住了,他动不了。

    “宝贝,不用怕。”语诺扑闪的睫毛让林惊羽心疼。林惊羽自责,他让语诺的第一次充满了恐惧,还没有调整语诺的恐惧,就要用这样的方法去惩罚。林惊羽也担心,下次还想上语诺,是不可能的了吧。但是,自虐,他又怎能忍,想给一个惩罚,千万种方式,他发现,他都舍不得。

    林惊羽做够了前奏,觉得语诺真的可以接受小惊羽了才缓缓进去。语诺紧张的睁开了眼睛去瞪着林惊羽,无奈没有任何用处。

    “宝贝,我记得,这是惩罚,我记得,规矩是你不许睁开眼睛。”林惊羽一边让小惊羽得到满足,一边严厉的教训着语诺,直到语诺再次闭上眼睛,林惊羽才满意的笑了。

    不停的肉撞击的声音,语诺死死的咬住嘴唇,有些声音他还是不想发出的。准确的说,语诺的自尊心不允许。

    不管你如何反抗,身体是诚实的。小诺诺直勾勾的竖立,膨大,好似一个刺激,就能释放一样。身体是及其的渴望林惊羽能再快些,但是林惊羽却不动了。

    “唔。”语诺不满的抗议着。失去理智似的又往语诺怀里靠了靠,希望林惊羽继续,好歹一次吧,不能中途吊着。

    “怎么了?”林惊羽是明知故问。其实,他自己也忍得难受,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小惊羽会快活的。

    “说谎,不乖,要罚。”林惊羽拿来了细绳,把膨大了的小诺诺就那样系住了头,无奈的语诺感受到之后,瞬间知道自己跳进了狼窝。

    “林惊羽,你想干什么?”语诺的问话满是不安。

    “罚你,不准自虐,方式,罚它不准释放。”林惊羽说完又活动了起来。他是真怕一根绳子镇不住小诺诺,所以,手也放到了小诺诺的顶端,紧紧捏住。

    “唔。”小诺诺在这种刺激下更想解脱,无奈欲望越来越大,只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想释放,但是,被制止了。

    林惊羽活动越来越快,两个高/潮中的男人,得到的待遇却不同。小惊羽可以把自己释放出来的东西放在自己想放的地方,而小诺诺,被堵住了。

    “林惊羽!”语诺有些生气。凭什么林惊羽可以释放,他不可以!“你放开我。”

    “宝贝,它说谎,我得罚它。”林惊羽说着也不忘动着,弄的小诺诺一直处于膨大的状态。

    语诺难受的弯起了腿,这对于林惊羽来说,无疑是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他在极力满足自己,但是,语诺更加不好受了。

    “林,林惊羽。你,你放开,放开,好,好不好。”

    “林惊羽,你,你,你放开它。”

    “林惊羽!”语诺难受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一个劲的喊着林惊羽的名字,只是林惊羽不为所动,像是没听到一般。

    不一会儿,小惊羽释放了第二次。小诺诺依旧被阻止。

    “唔,…”语诺再也不管自尊什么的了,难受的喊了出来。细细看,都可以看到那眼睫毛上有些泪滴。

    在语诺痛苦的哀嚎下,林惊羽奋发图强的释放了两次。那些东西,全部都在语诺体内。

    “羽,我错了。”语诺说着,他没有力气了,整个人都是虚脱的。

    “谁说谎?”林惊羽邪魅的眼神邪魅的笑。

    “我说谎,是我。”语诺也不管其他事情,只想林惊羽可以快快放过他。

    “嗯。”林惊羽嗯了一声,语诺以为林惊羽要放过他,谁知林惊羽又来了一句“但是你自虐啊,可不能就这样算了。”

    “林惊羽!”语诺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林惊羽这种明显耍赖的态度,他能怎么办。

    “宝贝,我说过,让你再也不敢的。”林惊羽接着卖力的运动着。去满足小惊羽。

    “林惊羽,林惊羽,林惊羽…”语诺难受,他不想林惊羽停下来,只想林惊羽把小诺诺的束缚解开。

    “啊…”语诺真的是情不自禁的叫出来的。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知道,自己难受的快要死掉了。

    “林惊羽!”林惊羽的又一次释放让语诺害怕了起来,他害怕林惊羽像第一次那样做那么多次。

    林惊羽并没有停下的意思,语诺心里彻底没底了。

    “林惊羽我错了,我错了。”语诺睁开眼睛看着林惊羽,很真诚“我真的错了,记住了,下次,再不敢了。”

    林惊羽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看着语诺那眼泪想下来却又下不来的状况,林惊羽也是心疼的。

    “真的不敢了?”林惊羽用一种我不信的口气说着“不敢了还敢睁眼睛。”

    语诺连忙闭上眼睛,他现在想的,就是满足林惊羽的所有要求,然后,让林惊羽放过他的小诺诺。

    “说说错哪了。”林惊羽一边运动一边说话。

    “我,不,啊…,不该,自虐。”“呼…呼…呼…”语诺说完话就一直在大口呼吸,他觉得他的难受好像到达了顶端。

    “以后遇到自责的事情应该怎么办?”

    “我,我去找你,对,找你认,啊…啊…唔…”林惊羽的突然加速让许诺一句话都说不完。

    “呼…”林惊羽舒服的又一次。语诺却是感受到林惊羽释放出来的东西后一个机灵,小诺诺越想膨大,越想解脱,就是没办法。

    “林惊羽,你放过我吧,我不敢了。”语诺是真的难受了。

    “我觉得,还不够。”林惊羽嘴角一个弧度,把语诺吓得够呛。

    “你,你还要,再,再几次?”语诺脸色惨白惨白的。如果他是睁眼,也许还可以看到他眼神里的害怕。

    “四次。”林惊羽说完就看见语诺一句话都不敢说的在发抖。“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林惊羽勾勾嘴角吻了吻语诺。

    “什么办法?”语诺知道,再四次,非要他命不可。

    “你自己来,一次就可以。”林惊羽其实很希望语诺自己,因为重来没有尝试过。

    “有第三种选择么?”语诺还是觉得,两种选择都有些无法忍受。

    “一次还是四次。”林惊羽的做法有些逼语诺的意味了。

    “可不可以…”语诺还是征求有没有其他的方式。

    “一次还是四次?”林惊羽又问了一遍,看着还是没有什么效果。

    “宝贝,睁开眼睛,告诉我,一次,还是四次。”

    “真的,没有第三,第三种么?”语诺盯着林惊羽的眼睛问着,但是,没有得到答案。

    “我选一次。”语诺算是看明白了,林惊羽平时挺好说话,但是关键时刻真的是没得商量。那他至少保持着自己的淡定吧。

    林惊羽把语诺的手铐和床连的一端解开,只剩下两只手被铐住。

    “宝贝,在我面前,你可以软弱。”林惊羽在语诺耳边耳语然后就睡了下去。语诺正好坐在林惊羽身上。

    “啊…”突然的深入语诺很不适。然后就再也不动了。

    “试着动一动。”林惊羽被语诺一坐激情也来了,无奈语诺不动了。

    林惊羽双手把语诺撑起来,然后松手。

    “啊…唔…”

    屋子里不时的传来暧昧的声音,在林惊羽一声低吼下结束了。

    “宝贝不乖,不过今天放过你。”林惊羽奖励似的吻了下语诺。“宝贝,闭上眼。”

    语诺听话,林惊羽把金属给小诺诺带上。然后让语诺睁开眼睛。

    “这是什么?”语诺盯着套住小诺诺的东西。他痛苦的发现,小诺诺无法释放。

    “贞操带。”林惊羽说完就搂住语诺睡觉,小惊羽也没有拿出来的打算。

    “你给我带这东西!”语诺很生气,好像被侮辱了一样。“要带多久?”

    “你最好适应,要很久很久,别想去掉。”

    “林惊羽!”语诺想把那东西去了。但是回头看看,林惊羽已经睡着了。

    “明明很累还敢做。”语诺难受的想翻翻身子,无奈怎么都动不了。只好强忍。最后才有沉重的呼吸声。也许,是真累了,不然,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这样的状态下睡着的。

    林惊羽听到呼吸声才起来把贞操带解开,然后抱住语诺继续睡。

    语诺一大早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林惊羽的姿势,无语透顶。但是看到丢在一旁的贞操带,又非常高兴。他以为,贞操带自己掉了。

    怀着自己的小心思把贞操带藏在枕头下面,却不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让林惊羽在背后宠溺的笑着。

    林惊羽装成刚醒的样子吻了吻语诺“宝贝,早安。”

    语诺连忙爬起来,小惊羽突然离开让语诺很空虚,语诺缓了缓,看看小诺诺,竟然想要解释“不是我,是它自己掉的。”

    “在哪?”林惊羽心里和明镜一样,但是他还是装作不知道似的问着。

    “枕头下面。”语诺见到林惊羽就觉得,谎话说不出来,也许,语诺没有说谎的习惯。

    “这次饶了你。”林惊羽张开怀抱想要抱抱语诺,却被语诺逃掉。“我去臻儿那里洗澡了。”

    语诺在语臻浴室里洗澡刚洗一半,林惊羽就耍无赖进了浴室。语诺刚想赶林惊羽离开,谁知林惊羽上来就强吻住语诺。

    纠缠了一会儿之后,林惊羽被推开。林惊羽边洗澡边说“宝贝,我也舍不得离开你,等我。”

    仓促的洗了洗,然后离开,留下一脸惊愕的语诺傻傻的站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还因为林惊羽不回虎跃和林惊羽闹别扭,这次林惊羽走了,语诺却觉得并不是那么高兴。

    其实,语诺去洗澡的时候,林惊羽接通了电话,虎跃的十三船货物被抢,接收货物的一个港口也被抢占。黑虎重伤昏迷不醒,黑豹也受了严重的枪伤。这一次,虎跃败的彻底,然而赢家,是堕魂。

    林惊羽是什么样的脾气语诺是知道的,刚开始赶都赶不走,这突然自己要离开,肯定没好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宠妻入骨:先生,请自重!几度秋凉意兽世神医:养崽种田,宠兽夫!宅女穿越:遇上反派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妇贵萌妻嫁到,腹黑总裁快接驾嘘,神秘老公已上线病娇老公超给力宠妻N次方:闪婚老公,撩不动重生娇妻:傅少,生个娃清穿之我有金手指豪门蜜爱,重生天价女王

如果您喜欢,请把《冰诺寒爱变味的惩罚》,方便以后阅读冰诺寒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冰诺寒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