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魂变

第四十章 爆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古树红藤 书名:天地魂变

    随着太阳逐渐下山,天色愈发昏暗了起来,瞧着紫嫣那边打得热火朝天,自己这里却是异常安静诡异,耿云呼了口气怒道,

    “躲躲藏藏算什么东西!”

    黑暗中传来了白玄的笑声,

    “怎么,右护法,这就受不了了?”

    耿云皱了皱眉头,听这声音白玄并没有离自己太远,可他能感觉到,即使如此,白玄还是在不断变幻着方位,于是冷笑道,

    “这种无聊的拖延时间,就凭你的体力,你觉得还能撑多久?”

    黑暗中的白玄叹了口气道,

    “这话是不错,这么耗着,我怎么可能赢得了你这老江湖,不过右护法,我若已找到赢你的方法了呢?”

    耿云心一下沉,却是哈哈大笑道,

    “笑话,就凭你!难道我还有什么弱点不成?”

    白玄冷笑道,

    “右护法,我听闻有一种病状叫做夜盲,说的就是有一些人环境越暗,视力越弱,等到完全日落后,更是如同盲人,你不会凑巧就是其中一员吧?”

    耿云眼角跳动,冷哼了一声,

    “果然如此,不得不说,你小子的观察力确实让我惊讶。”

    白玄笑道,

    “承让承让。”

    耿云接着叹了口气道,

    “所以你便认为天黑之后就能赢我?”

    白玄耸了耸肩道,

    “既然我已经发现了这点,方才那一拳能伤你,下一击便可赢你!”

    耿云听完突然狂笑不止,白玄皱眉问道,

    “你笑什么?”

    耿云摇了摇头,叹息道,

    “不错,你说的都不错,可惜你还是太年轻。”

    白玄有些疑惑,

    “太年轻?”

    耿云突然正色肃颜道,

    “这么好的机会,你若不说,我便还不能确认你已经知晓,如此一来,我定会受阻,也许你还有一线胜机。

    可你却偏偏要自以为是的讲给我听,有时候胜败就在这一瞬间,轻敌,自大,这么简单的生存之道你都不懂,不是年轻不懂事是什么?”

    白玄哪里想得到,自己居然会被作为敌人的耿云如此教训一番,心中自然不满道,

    “我掌握了你的弱点,你已无力回天,胜局已定我为何不说!”

    耿云摇了摇头冷笑道,

    “胜局已定?年轻人,永远不要低估你的敌人,不然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白玄还想还嘴,突然被扑面而来的魂气震出一丈多远,而这魂气的核心,正是耿云。

    “怎么回事?!”

    白玄依旧隐匿在黑暗之中,可这魂力波动却和耿云之前的魂力大不相同,魂气愈发猛烈,就如同风狮怒嚎,从耿云的身体中喷涌而出,白玄惊讶的发现,从耿云体内喷出的,不仅是魂气,还有鲜血!

    飓风般的魂气将耿云的皮肤撕裂,鲜红的血液一点点沁出,而这血液一旦接触到了魂力,就瞬时化作更激烈的魂气。

    血红的魂气!

    这!

    眼前的一幕,一下子就让白玄想到了糜化。

    想到了那神秘的老人所说的禁术,更是想到了耿云方才的话。

    夕阳西下。

    本已是昏暗的天色,此刻却被耿云照得血亮。

    可不同于糜化的是,耿云并没有变成那巨大的血人怪物,这到底是耿云能更好的控制这种力量,还是他依旧没有使出全力,白玄不得而知。

    但白玄清楚,无论是哪一点,耿云的实力都一定在糜化之上。

    这惊人的魂气不但震飞了白玄,更是照亮了昏暗,血光所致,白玄的行踪暴露无疑。

    如此惊人的血色变天,也让激战中的紫嫣大惊失色。

    “这什么鬼东西!”

    即使隔着数十丈的紫嫣,依旧能感觉到耿云那惊人的魂力波动,可这黑压压一片的灰宗弟子就像是打都打不完一样,完全限制住了紫嫣的行动。

    面对如此众多的灰宗弟子,紫嫣能做到立于不败已属不易,根本无暇再去帮助白玄对抗耿云了,看着那红透半边天的血光,紫嫣心中暗道,

    “白玄啊白玄,你可千万别出事,我可不想跟这种怪物交手。”

    看着自己行踪暴露的白玄大叫不好,正欲窜身躲开血光,却不料刚迈出一步,耿云那血红的影子就已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你这番自大现在还救得了你么?”

    白玄的耳畔响起了耿云低沉而又冷酷的声音,还不等他反应,胸口便传来一阵巨疼。

    白玄低头就看见,耿云的血爪深深扣入自己的胸腔,接着一股浑厚的魂劲从耿云的五指中迸发出来,白玄嘶吼着被震出数丈之远。

    捂着胸口那被耿云贯穿的爪印,止不住的鲜血从白玄的手缝中一点点沁出,白玄死死咬着牙,脸色苍白的跪在地上低吼,胸口贯穿,魂劲直击血脉,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差点就让白玄直接昏厥了过去。

    可白玄知道,无论如何,自己不能在现在倒下,所以他只能强忍着这股疼痛,这也是他对自己幼稚行为的自责。

    这一刻,白玄的脑中,是空白的,疼痛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思考。

    “我可真是大言不惭。”

    悔恨,懊恼,自责。

    伴随着疼痛,白玄心中的愧疚感油然而生。

    经历了进阶黄阶魂师,习得了像魂影拳这样的强力魂技,大战了灰宗弟子,和紫嫣闯过了白帝关。

    如此短的时间,这般快速的成长,更是有隐万无这种级别的老妖怪教导自己,白玄确实有些得意忘形。

    可现实是残酷的,在耿云面前,白玄也许有过胜机,可他自以为是,将情报暴露给了敌人,他过于轻敌,认为自己的实力今非昔比。

    可耿云,就仿佛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打在了白玄身上,也打进了白玄心里。

    用真正的现实告诉了他,什么才是战斗,什么才是实力。

    战场就是残酷的,在战场上,仁慈,自大,轻敌,这都是极度幼稚的行为,这也是白玄最大的败笔。

    如今只要白玄一败,紫嫣必死无疑,更谈不上什么寻找白夙夙了,妄想振兴白家,简直天方夜谭。

    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白玄那一份不成熟的自负。

    看着白玄那张痛苦狰狞的脸,那无助悔恨的泪水,耿云冷笑了起来,

    “不错,就是这张脸,我已经见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后悔么?

    看来我要收回先前说你还不错的那句话,现在看来,你和那些懦弱的可怜虫并没有什么两样,留着你那些恶心的眼泪到阴曹地府去哭吧!”

    说罢耿云双手又凝着浑厚的血气,大吼一声,血色魂气汇聚到了一起,眼看这魂气越凝越纯,魂力波动也是越来越可怕,而白玄,依旧一动不动的跪在远处呻吟着。

    懦弱?

    我?

    白玄?

    我从何时开始变成了现在这样?

    我若死了,夙夙怎么办?

    父亲怎么办?

    白家怎么办?

    紫嫣…

    想到紫嫣,白玄突然睁开了眼,虽然疼痛有些模糊了自己的视线,但他依旧可以看到,远处那个金光闪动的少女,那条长鞭,那些飞剑,那柄双剑,紫嫣不会不知道耿云的强大,她把一切都托付给了自己。

    她还在拼命。

    自己却要放弃?

    “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白玄心中狂吼着,牙根都已咬出了血,看着正在集气准备给予自己最后一击的耿云,白玄缓缓闭上了眼睛,他并不准备等死,相反,这是白玄最后一次拼死相搏。

    “已经连最后的抵抗都放弃了么?”

    看着闭上眼睛等死的白玄,耿云的嘴角露出了不屑的冷意。

    耿云面前的血气愈发庞大,渐渐地,那汹涌的血气化作了一条凶恶的血龙,从耿云面前的血色裂缝中腾空而出。

    飞舞的血龙,强大的魂气。

    惊人的魂力波动,闭眼的白玄。

    一切就像是毫无悬念一般的落幕,可就在血龙扑向白玄的那一刹,白玄陡然睁开了双眼!

    看着白玄那坚定不移的眼神,耿云心中稍稍咯噔了一下,

    “难道这小子还没有放弃?”

    但实力悬殊,白玄又如此重伤,自己的血龙已然到了白玄的面前,耿云实在想不出白玄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力挽狂澜。

    答案是没有的,这不过是他最后的意志挣扎罢了。

    耿云有这样的结论也是理所当然,因为就连白玄也是这么想的。

    血龙,毫不留情。

    挥舞着血爪,张着血盆大口,势要将白玄一口咬碎。

    眼看着血龙就快触碰到白玄的身体,只见白玄突然一声狂吼,双手一抬,一股奇异的魂力波动让耿云都吓了一跳。

    “砰!!!”

    随着一声巨响,漫天的血气,狂沙。

    耿云紧紧皱眉,他虽然确信,方才那一击足以要了白玄的命,可最后出现的那诡异波动,却不像是血龙攻击产生的。

    他静静等待着沙尘飘落,血雾消散。

    他小心,他谨慎。

    不到最后一刻,耿云都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终于,尘埃落定。

    一个人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耿云先是在远处观察了一会儿,随后便是迈着小心的步伐靠近白玄。

    浑身浴血,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

    白玄趴在血泊中,身下的血滩也是逐渐扩散了开来。

    看着白玄如此惨状,耿云若有所思道,

    “看来这小子最后是想硬接我一击,能留个全尸,倒是出了我意料。”

    接着朝远处的紫嫣看了一眼,皱了皱眉道,

    “这丫头还真是厉害,打了这么久居然还有体力,我这禁术太消耗魂力了,剩下的还是交给他们算了。”

    说罢耿云就好像全身瘫软一样,

    “咚”地一声坐到了地上,

    正对着白玄,耿云长吸一口气,这天地间的血气越来越淡,直到所有血光魂气都化作了血雾,渐渐全都消失殆尽。

    没了血光闪耀,周围的环境又变得漆黑一片。

    只有远处忽明忽暗的打斗魂气,稍稍照亮着耿云的面容。

    此刻的耿云,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脸色苍白,面无血色,整个人就好像被恶魔吸干了血肉,只留下一副骨头皮囊一般,十分可怖。

    耿云显然是知道自己会变成这样的,并没有意料之外的反应,只是有气无力地叹息道,

    “白玄啊白玄,能把我逼到这个份上,你倒也不算枉死,可惜还是棋差一招,要不然…”

    说到这里耿云突然瞳孔放大,那密布血丝的眼中充满了恐惧,就好像活见了鬼一般。

    不错。

    耿云就是见了鬼。

    那个本该死了的白玄,此刻半匐着身子,满是鲜血的手刀深深插进了耿云的胸口。

    白玄记得,那个神秘的老人,就是如此以手化剑,了结了糜化的生命。

    白玄也是拼死一搏,他本想孤注一掷,至少重创一下虚弱的耿云,可他没有想到,当自己的手触及耿云的那一瞬。

    忽然发现,此刻的耿云,那薄如纸张的皮肤,只是稍稍用力,白玄的手刀竟是直接将耿云全身贯穿了。

    耿云身插白玄的手刀,只要白玄手一拔,自己必死无疑。

    可事到如今,耿云脸上却是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

    缓缓道,

    “没理由,你没死,怎么做到的?”

    白玄似乎还没有从这诡异的情况中缓过神,

    “你的身体,怎么回事?”

    两人几乎同时问出了自己此刻最关心的问题。

    但没有回答,谁都没有气力再去回答,两个几乎都是濒死之人,耿云却先开了口,

    “副作用,呵呵,看来这次是我棋差一招了…”

    白玄捂着胸口的伤痕,大声喘气道,

    “你教我的,轻敌者必败…”

    没想到听完白玄话的耿云先是一愣,突然狂笑了起来,那般虚弱的身体,狂笑几声后便是一阵猛咳,接着又是狂笑。

    耿云就像是疯了一般,盯着白玄道,

    “你以为你这就赢了么?”

    看着全身瘫软,皮包骨头,不能动弹的耿云,白玄摇了摇头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拔出手,你就会死。”

    耿云其实早就知道这点,听白玄说出,他反而笑得更疯狂了,

    “不错!你不想杀我?而现在你不得不杀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你输了。”

    白玄盯着自己没入耿云胸口的那只手,死死盯着。

    忽然没头没脑道,

    “我没死,因为我用漩涡化解了你的血龙,只不过你看不见我的魂气罢了。”

    耿云脸上划过一丝惨白的笑意,

    “看不见的魂气,果然还是输在了这点上。”

    白玄默默点了点头,

    其实白玄一心想要战胜耿云,可此时此刻,他只要稍稍一拔手,便可分出胜负,他不知道自己为何犹豫了,可能,在白玄心中,战胜耿云,并不代表着杀死耿云。

    看着犹豫不决的白玄,耿云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嘲笑道,

    “来吧,白玄!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觉悟!”

    觉悟么?

    杀人的觉悟?

    还是不杀人的觉悟?

    白玄突然又想起了隐万无曾经告诫过他的那句话,

    “想要保持着赤子之心生存于这乱世,有时候比随波逐流地去杀人害人更加困难,而最终该去如何抉择,到底是会成就一个人,还是会毁掉一个人,就全看白玄自己了。”

    可如今摆在白玄面前的这条路,没得选。

    他迟早要拔出手刀,耿云已是必死无疑。

    这才是白玄最无奈的地方。

    一路以来,无论是孙少杰,司徒弼,糜化,灰宗弟子,白帝关守城,甚至是他最厌恶的吕义,白玄始终在控制着自己,对于其中的一些人,白玄也是起过杀心的,可到了最后,终究下不去那个手。

    是耿云,教会了他战斗的残酷,现实的残酷。

    而现在,他又将让白玄体验第一次的真正杀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裂天战记已死回生异世之真爱无疆空间之六零生存记九宵之上独雁孤鸿天地魂变覆道惊世废柴:摄政小狂妃魔战曲超级透视小神医超级植物僵尸系统且听风吟御剑于心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地魂变第四十章 爆发》,方便以后阅读天地魂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地魂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