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煞妻,种田王爷求放过

第十七章 药房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郎小七 书名:农门煞妻,种田王爷求放过

    第二天,辛夷如约带着田瑶花去了镇子上,镇子和村子差不了多少,只不过是多了些青砖瓦房,道路平整了一些而已。道路的两边有着三三两两的摊子,摊主大多数懒洋洋的,和周平县那些势力热情的摊主比起来,多了几分清闲自在。

    田瑶花看着这个小小的镇子,明白了周平县和这个清镇的区别,突然间对靠药材赚钱这件事情失去了把握。

    这样子的一个小镇,对于药材的需求大概也没有那么大吧,辛夷不说破这件事情,是不想打击她吗?

    田瑶花带着这样的疑惑,越过了周围的摊子,走到了一处药房,牌匾上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回春堂’。

    牌匾微微有些陈旧,看上去有些年头。药房里面三三两两的人,一个年约六十左右的老者坐在药柜前面,慢悠悠的打折扇子,走近了还能听到不成曲调的小曲儿。

    还剩下两个学徒,一个安静的看着医书,另一个认真的研习药方。

    田瑶花看着这样子的药房,心再一次的下沉,连看都不在看辛夷,她已经知道了自己这个想法的愚蠢。

    她怎么就忘了,附近村镇的生活差不多,手中的余钱也差不多,如果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他们绝对不会多买的。镇上还好,有个头疼脑热的还回去看看医生;至于小田村附近的村子,大多数都是靠着偏方,只有熬不下去了才会请大夫。

    药材这个东西,适量就好了,单单辛夷摘的那些就差不多了,怪不得辛夷有时间慢慢的手机药草,果然,古早时期的钱不会好赚的!

    老者听到了声音,眼睛睁了一条缝,见到了辛夷,又闭上了,很是随意的指了一下椅子,语调自然的说道“先坐,你的药材我放心,让两个小家伙算账就行了。”

    “阎老这日子过的倒是清闲,让我都不由得羡慕了。”辛夷坐下,笑着说道。

    “不然呢?这么个小镇子,能有什么疑难病症值得我出手,这两个看起来蠢了一些,但也学了不少,头疼脑热的治治没问题。”

    “阎老这是屈才了?”辛夷打趣到。

    阎老这才坐直身子,睁开了眼睛,看着辛夷认真的说道“我这算是什么屈才啊?这回春堂开了这么多年,保一方平安,让百姓放心,这就是回春堂的意义。

    祖祖辈辈都在这里,我怎么可能离开。倒是你,在这么一个小地方,才是真的屈才了?这身后的人,该不会就是你的夫人吧?”

    辛夷看了一眼田瑶花,点了点头。

    “认真的?”

    “自然认真,我这辈子大概就是这样了,与其任人摆布,倒不如一个人活的潇洒自在。只是没想到,这么个地方还会遇到你!”

    阎老撇了辛夷一眼,语调带着丝嘲讽“怎么?你还算是我的半个徒弟呢?认识我很丢人?信不信我将你逐出师门!”

    辛夷知道,阎老这是有开始说胡话了,没有恼意,反倒回了句“逐出师门就逐出师门嘛,大不了我带着药材换一家去卖!”

    阎老笑骂了一句话,认认真真的打量起田瑶花,眼神是难掩的锐利。这种被威胁的感觉让瑶花眯起了眼睛,下意识的释放了一丝的杀气。

    阎老和辛夷都感受到了这种杀气,在阎老有动作之前,辛夷捏了一下瑶花的手,冲着瑶花微微摇头。

    虽然不喜欢这种感觉,但碍于辛夷的面子,瑶花还是收回了自己的那丝杀气,只是瞪了眼阎老,就任由阎老打量了。

    “倒是有趣,配你不亏。只是你可想好了,真到了那么一天,你要如何处理。有些人,是不会放过你的。万一被人察觉了踪迹,危险的是你的身边人。

    老头子我年纪大了,没什么在意的,她可不一样,你可想好了?”

    阎老的话很奇怪,田瑶花没有出声,但是却知道,一进了这个回春堂,辛夷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看来,不仅仅是她有事情瞒着辛夷,辛夷同样也有事情瞒着她。

    这倒也好,没有那么多的交集,到时候更好离开。

    只是心中却莫名有了一丝的酸涩,田瑶花不理解这种感觉,也没有多想。

    阎老的话让辛夷愣住了,然后说道“那就随他们,瑶花不是那么无能的人,那人但凡敢派一个人过来,当初就不会战战兢兢的对付我了。”

    阎老笑了笑,没说什么。瑶花正奇怪的时候,阎老从身后的药柜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白玉瓶,递给了田瑶花。

    田瑶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辛夷,在辛夷点头后才接了过来。虽然说不清玉的质地,但是瑶花却能感觉的出来,这个小玉瓶的玉质比辛夷给的那块玉佩的玉质还要好。

    “第一次见面,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要是我随手制得,这药虽然算不上能解百毒,但也差不了多少,就算是有解不了的毒,也能延缓毒素的发作,撑一阵子。

    辛夷算是我的半个徒弟,你也就算是我的徒媳妇了,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告诉我,能帮的老头子尽力帮。”

    说话间,屋子里的两个少年走了过来,讲一个小荷包给了阎老,阎老掂了一下,直接给了田瑶花。

    瑶花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接了过来。

    “既然辛夷已经成家了,那这钱就交给你收着好了,毕竟男主外,女主内。回去啊,别不好意思,问问辛夷的家产如何,起码要有个数啊!”

    阎老的话带着一丝调侃,田瑶花自然是听不出来,只是莫名觉得有些尴尬。

    辛夷站了起来,看了一眼阎老,没说什么转身就走。田瑶花急忙跟了上去,想起了这个奇怪的老头刚刚给的礼物,还是回头笑了笑,到了别。

    看着两个人走远,阎老又坐了回去,闭上了眼睛,摇起了扇子,哼着没惹听过的曲子。

    他的两个徒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契转身去忙自己的事情。虽然一直不知道师傅这半个徒弟是什么人,但总归是师傅的事情,他们看着,照应着就行了。

    田瑶湖跟着辛夷出去后,没走两步辛夷就领着瑶花去了一间茶馆,点了一壶茶,几样点心,开了口。

    “你觉得,今天如何?”

    田瑶花有些尴尬的回了句“呃,我的想法有些简单了,我本以为药材生意应该很好做的。”

    “药材生意的确好做,但有个前提,你是做生意的人,而不是摘药的人。你可以雇人做这件事情,也可以联合几个药房一起。但如果仅仅是我们两个人的话,就会很麻烦的,如果想要靠着卖药材赚钱,且不说山上的药材还有多少,就说这个价格,就是不够的。

    瑶花,你想要赚钱,我支持你。但是你可以想想看,你之前在周平县看到的那些摊贩,再对比一下清镇的摊贩,有什么区别呢?”

    瑶花褪去了尴尬,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周平县的摊贩比较多,摊主大多很热情,至于货物商品琳琅满目,有很多的种类。

    有的东西,不日常,但是却很有趣,就好像是那个糖人,买糖人大多是因为有趣,而卖的人,是因为有一技之长。”

    “对,就好比扇子的那个摊主,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做的扇子的的确确好,这就是为什么生意很好的原因。

    你我二人,有何一技之长呢?我虽然略通医术,但是人都会去找药房,而不是我这种赤脚大夫。而你,又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呢?”

    田瑶花若有所思,一直盯着那种茶碗,看着里面沉沉浮浮的叶片,没有说话。

    她,虽然不了解这个时期,但她也要努力的融入进去。厨艺不通,农事不晓,一技之长更是没有,准确说,她的特长不适用于赚钱讨生活。

    那么,在古早时期,她能够做什么呢?

    田瑶花不知道,第一次发现,原来离开了迪尔斯帝国,她是最弱的。曾经最看不上的职业,反倒能让她生存下来。

    只可惜,知道的太晚了,她除了战斗,没有任何能做的事情。

    可那又如何,她还是迪尔斯帝国的天才,就算是现在一无所有,努力赚回来就好了。就先将迪尔斯帝国当成一个遥远的梦。而此刻,她将重新开始,就算是重新开始,她还是那个让人仰望的9701!

    那么,第一步就是真正适应古早事情,那些田家的事情,家事的料理,人情往事都要学起来了。

    刚刚做了决定,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骚动,声源不远,正是回春堂。

    田瑶花抬头,有些犹豫的问道“好像是回春堂,要不要去看看?阎老会有什么事吗?”

    辛夷也皱起了眉,这个声音听起来的确很奇怪,虽说阎老这人挺厉害的,但如果真的出事了,他也做不了什么。

    两人结了账,立刻去了回春堂,而此刻回春堂门前聚满了人,声音嘈杂,人们都在讨论里面的动静。

    回春堂里,是一个妇人哀嚎的声音,以及一个男子的呻吟声。

    辛夷带着田瑶花穿过了人群,看到了男子的样子,下意识的捂住了田瑶花的眼睛,原因无他,这人的样子太惨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会长虐我千百遍倾世谋权那年下雨的晴天我家青梅又黑化了穿越归来:悲催女配上位记梦里你还是梦恋上王妃进击的小白兔关外人家做回有钱人九零农媳有点甜首富重生归来竹马大神追妻路

如果您喜欢,请把《农门煞妻,种田王爷求放过第十七章 药房》,方便以后阅读农门煞妻,种田王爷求放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农门煞妻,种田王爷求放过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