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小宠妃

003:茫山寒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睡笑呆 书名:摄政王的小宠妃

    “哎哟哟,老头儿,你别打我脸,该破相了!”花斩浪在林子里窜来窜去,躲避着花连风的掌风。

    “破相了最好,真当自己好看了?”花连风冷哼,偷了他的宝贝当糖吃,简直就是暴遣天物啊!越想越气,掌下攻势愈加凌厉,击倒了三棵大树。

    “停停停,老头儿,咱们先别打!我有正事儿问你!”花斩浪头疼地大叫,敏捷地闪开倒下的大树,窜到花连风面前,双臂交叉置于胸前。

    “你能有什么正事?”花连风一脸怪异地看着他,像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花斩浪瞬间黑了脸,轻哼一声,清了清嗓子,“老头儿,你真要他进寒池?”

    “嗯哼?不进寒池怎么改造体质?”花连风看他的眼神如同在看白痴,他的洗髓丹要配上那寒池的寒气,才能达到洗髓的效果,让体内完全没有杂质。

    “他……撑的过去么?”花斩浪就地而坐,仰着头看着自家师父,有些担心。

    “你当人人是你啊,让你呆十天,你硬是五天不到就给我跑了出来!”花连风再次炸毛,每次想到这件事,他就气得七窍冒烟,花水水这小子资质也是不错的,可这小子倒好,编了一大堆理由就自己溜了出来。

    “咳咳,往事不堪回首,老头儿,咱说说慕凉。”花斩浪尴尬地笑着,试图转移话题。

    “哼!”花连风没好气地看着他,“十天,他能撑的下来。”

    “啧啧,呆寒池里头真是太痛苦了,我为慕凉默哀。”花斩浪对天长叹,那彻骨的寒冷,即便过了三年,他依旧记忆犹新。

    “还好雪丫头有出息,不然我要只有你一个弟子,非得气死!”花连风挨着他坐下,瞪了他一眼,感叹。

    无极老人有两个弟子,除了花斩浪之外,还有一个便是花泣雪,要说这花泣雪,也是个彪悍的孩子,年仅四岁便在寒池撑了十五天,之后的一年幻术突飞猛进,刚刚突破第七层大关。

    “说真的,雪丫头怎么还没回来?”花斩浪撑着下巴,这个小师妹虽说成天冷冰冰的,有时候还毒舌得让他想哭,但这几天不见,还是想得紧。

    “估计这两天那些野味都回洞里休息了。”花连风闻言,也苦着一张脸,他这宝贝徒弟除了是个修炼幻术的奇才之外,那一手的厨艺也是让他跟花水水这小子爱得不行啊!

    花斩浪也苦着张小脸,啃了几天的馒头,他快疯了,想念小师妹的厨艺,想念她带回来的野味……

    一老一小相对哀怨了许久,最后又找了俩馒头凑合地填了填肚子,时间也过去很久了。

    寒池里冒着真真白雾,花斩浪跟慕凉只是站在岸边,便已清晰地感觉到了它里边彻骨的寒意。

    花斩浪打了个哆嗦,厌恶地看着寒池,同情地看着慕凉,“慕凉,一会儿你坐那,五天后我会带东西给你吃的。”洗髓的前五天是要绝食的……

    “嗯。”慕凉淡淡地笑着,四周的冷雾似乎没有让他心里有什么惧怕。

    “那快去吧,我为你祝福!”花斩浪干笑两声,搓着手臂,转身溜走了。

    慕凉见此,眼底闪过笑意,缓缓转身,走进了寒池之中,洗髓丹的药效已经发挥作用了,他体内全是火热。

    刚刚沾到水,饶是淡定如慕凉,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阵让人心底发颤的寒意自腿间流窜全身,与体内的热气相斥,那滋味绝对不好受。

    慕凉皱了皱眉,咬牙坐了进去,身子一颤,便没了动静,深深呼吸了几下,平息了体内乱窜的热流,缓缓闭上了眼睛,脸上是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坚强。

    皇宫,是最历练人的地方,如果不够坚强,如果不会用笑容伪装,他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但光会这些,也不足以抱住他的性命,所以,他必须强大起来,即使是比现在泡在寒池中痛苦千万倍的代价,他也愿意付出!

    五天后。

    “哈哈!雪丫头,你总算回来了,师父好想你哇……”花连风看着屋前白色的身影,笑得花枝招展,白胡子也跟着颤动。

    “哎哟,雪丫头,东西教给你师兄,你出去那么久,也该累了!”花斩浪也跟着出来,一脸笑容地接过她手上的野兔,嘴里吐出关心的话语,但那盯着人如饿狼般绿幽幽的目光却暴露了他真实的内心。

    那白色的小身影就是花泣雪,稚嫩的小脸没什么表情,冰冷程度堪比茫山上的大雪,但从那精致的五官,如葡萄般水灵的大眼睛便可看出,这丫头长大了又是一倾国倾城的货。

    “师父,我去厨房。”花泣雪淡淡地看了花斩浪一眼,不用想也知道他那话说得有多虚伪,还不是馋她的手艺了。

    “雪丫头要下厨啊!”花连风眼睛都冒光了,按说他活到这把岁数了,什么没见过,却还是折服在了这小妮子的厨艺之下,想想就觉得神奇。

    “来了客人。”花泣雪懒得搭理那对活宝师徒,鼻尖嗅了嗅,闻到了一股几不可闻的莲香。

    “啧啧,师妹啊,你这洞察力……”花斩浪一向都很佩服他这师妹,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贼贼地笑了出来,“师妹,这个客人可是个美男子哦!”

    花泣雪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声音清清冷冷的,“水水,你喜欢男人。”不是疑问,是肯定!

    花斩浪当下就黑了脸,把兔子丢给她,指着她的手颤啊颤,硬是说不出话来,他怎么就忘了这小妮子心眼儿有多坏,小嘴儿有多毒了呢!

    见花斩浪气结,花连风乐了,笑眯眯地拎过花泣雪手上的兔子,乐颠颠地跑进了厨房,他就说五年前他捡了一个宝嘛,看吧看吧,根骨佳厨艺好不说,还能帮他收拾花水水这臭小子,老头儿的人生圆满了!

    花泣雪看着蹦蹦跳跳进了厨房的老人,眼光微闪,如果她没记错,师父已经九十多岁了,这么大幅度的动作,也不怕闪了腰……

    “雪雪,快进厨房吧!”花斩浪脾气来得快,散得也快,见花连风冲进了厨房,双眸再次燃起饿狼绿幽幽地眼神。

    花泣雪凉凉地看了他一眼,不发一语,转身缓缓走进了厨房。

    ------题外话------

    雪雪冒泡咯,亲们!掌声在哪里!哇嘎嘎!

    今天是高考,为考场上的孩纸们祈福!V5~

    “哎哟哟,老头儿,你别打我脸,该破相了!”花斩浪在林子里窜来窜去,躲避着花连风的掌风。

    “破相了最好,真当自己好看了?”花连风冷哼,偷了他的宝贝当糖吃,简直就是暴遣天物啊!越想越气,掌下攻势愈加凌厉,击倒了三棵大树。

    “停停停,老头儿,咱们先别打!我有正事儿问你!”花斩浪头疼地大叫,敏捷地闪开倒下的大树,窜到花连风面前,双臂交叉置于胸前。

    “你能有什么正事?”花连风一脸怪异地看着他,像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花斩浪瞬间黑了脸,轻哼一声,清了清嗓子,“老头儿,你真要他进寒池?”

    “嗯哼?不进寒池怎么改造体质?”花连风看他的眼神如同在看白痴,他的洗髓丹要配上那寒池的寒气,才能达到洗髓的效果,让体内完全没有杂质。

    “他……撑的过去么?”花斩浪就地而坐,仰着头看着自家师父,有些担心。

    “你当人人是你啊,让你呆十天,你硬是五天不到就给我跑了出来!”花连风再次炸毛,每次想到这件事,他就气得七窍冒烟,花水水这小子资质也是不错的,可这小子倒好,编了一大堆理由就自己溜了出来。

    “咳咳,往事不堪回首,老头儿,咱说说慕凉。”花斩浪尴尬地笑着,试图转移话题。

    “哼!”花连风没好气地看着他,“十天,他能撑的下来。”

    “啧啧,呆寒池里头真是太痛苦了,我为慕凉默哀。”花斩浪对天长叹,那彻骨的寒冷,即便过了三年,他依旧记忆犹新。

    “还好雪丫头有出息,不然我要只有你一个弟子,非得气死!”花连风挨着他坐下,瞪了他一眼,感叹。

    无极老人有两个弟子,除了花斩浪之外,还有一个便是花泣雪,要说这花泣雪,也是个彪悍的孩子,年仅四岁便在寒池撑了十五天,之后的一年幻术突飞猛进,刚刚突破第七层大关。

    “说真的,雪丫头怎么还没回来?”花斩浪撑着下巴,这个小师妹虽说成天冷冰冰的,有时候还毒舌得让他想哭,但这几天不见,还是想得紧。

    “估计这两天那些野味都回洞里休息了。”花连风闻言,也苦着一张脸,他这宝贝徒弟除了是个修炼幻术的奇才之外,那一手的厨艺也是让他跟花水水这小子爱得不行啊!

    花斩浪也苦着张小脸,啃了几天的馒头,他快疯了,想念小师妹的厨艺,想念她带回来的野味……

    一老一小相对哀怨了许久,最后又找了俩馒头凑合地填了填肚子,时间也过去很久了。

    寒池里冒着真真白雾,花斩浪跟慕凉只是站在岸边,便已清晰地感觉到了它里边彻骨的寒意。

    花斩浪打了个哆嗦,厌恶地看着寒池,同情地看着慕凉,“慕凉,一会儿你坐那,五天后我会带东西给你吃的。”洗髓的前五天是要绝食的……

    “嗯。”慕凉淡淡地笑着,四周的冷雾似乎没有让他心里有什么惧怕。

    “那快去吧,我为你祝福!”花斩浪干笑两声,搓着手臂,转身溜走了。

    慕凉见此,眼底闪过笑意,缓缓转身,走进了寒池之中,洗髓丹的药效已经发挥作用了,他体内全是火热。

    刚刚沾到水,饶是淡定如慕凉,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阵让人心底发颤的寒意自腿间流窜全身,与体内的热气相斥,那滋味绝对不好受。

    慕凉皱了皱眉,咬牙坐了进去,身子一颤,便没了动静,深深呼吸了几下,平息了体内乱窜的热流,缓缓闭上了眼睛,脸上是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坚强。

    皇宫,是最历练人的地方,如果不够坚强,如果不会用笑容伪装,他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但光会这些,也不足以抱住他的性命,所以,他必须强大起来,即使是比现在泡在寒池中痛苦千万倍的代价,他也愿意付出!

    五天后。

    “哈哈!雪丫头,你总算回来了,师父好想你哇……”花连风看着屋前白色的身影,笑得花枝招展,白胡子也跟着颤动。

    “哎哟,雪丫头,东西教给你师兄,你出去那么久,也该累了!”花斩浪也跟着出来,一脸笑容地接过她手上的野兔,嘴里吐出关心的话语,但那盯着人如饿狼般绿幽幽的目光却暴露了他真实的内心。

    那白色的小身影就是花泣雪,稚嫩的小脸没什么表情,冰冷程度堪比茫山上的大雪,但从那精致的五官,如葡萄般水灵的大眼睛便可看出,这丫头长大了又是一倾国倾城的货。

    “师父,我去厨房。”花泣雪淡淡地看了花斩浪一眼,不用想也知道他那话说得有多虚伪,还不是馋她的手艺了。

    “雪丫头要下厨啊!”花连风眼睛都冒光了,按说他活到这把岁数了,什么没见过,却还是折服在了这小妮子的厨艺之下,想想就觉得神奇。

    “来了客人。”花泣雪懒得搭理那对活宝师徒,鼻尖嗅了嗅,闻到了一股几不可闻的莲香。

    “啧啧,师妹啊,你这洞察力……”花斩浪一向都很佩服他这师妹,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贼贼地笑了出来,“师妹,这个客人可是个美男子哦!”

    花泣雪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声音清清冷冷的,“水水,你喜欢男人。”不是疑问,是肯定!

    花斩浪当下就黑了脸,把兔子丢给她,指着她的手颤啊颤,硬是说不出话来,他怎么就忘了这小妮子心眼儿有多坏,小嘴儿有多毒了呢!

    见花斩浪气结,花连风乐了,笑眯眯地拎过花泣雪手上的兔子,乐颠颠地跑进了厨房,他就说五年前他捡了一个宝嘛,看吧看吧,根骨佳厨艺好不说,还能帮他收拾花水水这臭小子,老头儿的人生圆满了!

    花泣雪看着蹦蹦跳跳进了厨房的老人,眼光微闪,如果她没记错,师父已经九十多岁了,这么大幅度的动作,也不怕闪了腰……

    “雪雪,快进厨房吧!”花斩浪脾气来得快,散得也快,见花连风冲进了厨房,双眸再次燃起饿狼绿幽幽地眼神。

    花泣雪凉凉地看了他一眼,不发一语,转身缓缓走进了厨房。

    ------题外话------

    雪雪冒泡咯,亲们!掌声在哪里!哇嘎嘎!

    今天是高考,为考场上的孩纸们祈福!V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高冷女神聘上门荒岛原始生活金钱无罪都市之最强武者惹火总裁的贴身兵王我真是个富二代重生之台球之路我心向暖阳超级战兵在都市我是一条龙重生之钱吞天下重生之修真弃少文文不让静静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小宠妃003:茫山寒池》,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小宠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小宠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