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小宠妃

005:花泣雪,我喜欢叫你阿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睡笑呆 书名:摄政王的小宠妃

    “呵,好看么?”慕凉感受着掌心的温暖,满意地看着脸红的花泣雪,他发现自己变坏了,爱逗人姑娘。

    “好看。”花泣雪恢复了冷静,脸上又是一派冷漠,淡淡地看了他一看,点点头,发现他笑得愈加欠扁,又加上了一句,“怪不得水水如此爱你。”

    慕凉闻言,脸彻底的黑了,嘴角隐隐抽dong着。

    “吃完了,我走了。”花泣雪抽了抽手,抽不出来,这厮握的很紧。

    “再陪我一会儿,我一个人无聊……”慕凉是宫里面长大的孩子,变脸的速度非常快,见她想走了,赶紧讨好地笑了起来,像一只渴望主人疼爱的……额,小狗。

    花泣雪淡淡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但慕凉就是知道她又妥协了,当下笑得灿烂。

    “告诉我你的名字。”慕凉把玩着她的小手,五个指头如玉般润泽细腻,小巧可爱,放在他的手里刚刚好,眼里闪过柔光,动了牵着她的手一辈子的念头。

    花泣雪不说话,小脸冷冰冰的。

    “不告诉我?”慕凉也不恼,若有所思地勾了勾唇,随即温柔地笑道,“那叫你啊暖好不好?”

    寒池之畔,是你给了我第一丝温暖。

    “花泣雪。”花泣雪淡淡地看着他。

    “花—泣—雪—”慕凉温柔地笑着,觉得她的名字取得很妙,人如其名,冷冰冰的,“阿暖,我是慕凉。”

    “花泣雪。”花泣雪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重复一次。

    “可我喜欢叫你阿暖。”慕凉笑眯眯的,她是他的阿暖。

    花泣雪定定地看着他,最后浅浅一叹,再次妥协,于是认识了这个叫慕凉的男孩后,她学会了一个词——妥协。

    “我走了。”抽回自己的手,花泣雪收拾好东西转身离开离开。

    慕凉看着她的背影,掌心还有她的体温,眼里泛起柔光,花泣雪也好,阿暖也罢,你都是我的,跑不掉了。

    缓缓闭上了眼睛,让整个人沉浸在寒池的冰冷中,可这一次他不孤单了,脑子里某个冷冰冰的身影不断闪现。

    花泣雪回到小屋,花斩浪吐掉嘴里叼着的草,连忙跑上前来。

    “怎么样?美不美啊?有没有心动?”花斩浪一双漂亮的眼睛写满好奇。

    “美。”花泣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难怪你知道他是男的也忍不住爱上他。”

    “我喜欢的是女人!我不喜欢男人!”花斩浪怒,瞪着花泣雪挥舞着拳头。

    花泣雪扫了他的拳头一眼,轻轻一哼,“那你喜欢我。”

    花斩浪闻言,瞬间石化在了当初,喜欢她?大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遍,忍不住朝后跳去,拼命地摇着头:“我不喜欢你!”笑话,这丫头虽然聪明可爱,可她散发出的冷气还有那一身幻术可是让他怕得要死……

    “我是女的。”花泣雪耸耸肩,“看,你还是不喜欢女的。”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

    花斩浪绝倒,雪雪啊,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是女的啊……花斩浪欲哭无泪,他该怎么解释他取向正常这个事实呢?还有,这姑娘真是五岁吗?

    “雪丫头,那小子吃了?”花连风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直接无视了郁闷中的花斩浪,窜到花泣雪面前。

    “嗯。”花泣雪点点头,余光扫到手上的食盒,把它交给师父。

    “他还好吧?”花连风接过食盒,开始询问。

    “嗯。”花泣雪轻声应着,脑子里有想起他的笑脸,眼里闪过懊恼。

    花连风可没错过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懊恼,眼里闪过兴味,这小丫头从小性子就淡,可很少有情绪波动的,看来她跟慕凉那小子在寒池发生了什么事……

    “他有没有说你做得很好吃?”花连风不动神色地开始试探。

    “嗯。”花泣雪想到了他吃下兔肉时满脸的满足,那样应该算是觉得好吃吧?

    “哦……”花连风饱含深意地笑着。

    花泣雪淡淡地看着师父,觉得他有点不正常,但想想他不正常是才是正常的,便朝他点点头,“师父,我去休息了。”出去奔了好几天,幻术再强她也得累了。

    “去吧,去吧!”花连风笑眯眯地拍拍她的脑袋。

    花泣雪点点头,转身走进了房间。

    花连风见她进了屋,转身拽着花斩浪就朝外面走去。

    “唉唉唉唉!老头,你干什么!”花斩浪扭着身子挣扎,不知道这老头儿又想干什么。

    花连风瞪了他一眼,见离屋子挺远的了,这才将他丢进雪地里。

    花斩浪防备不急,啃了一嘴的雪,当下就跳了起来,怒瞪着眼前挑眉看着自己的老头儿,“你干什么!”

    “哎哟,摔一下不会死的,你哪有那么娇弱。”花连风拍了拍他身上的雪,拉着他坐下。

    “老头儿。”花斩浪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猜测着他拉他出来的目的,“你是不是想偷偷传授快捷的修炼方法给我啊?”

    “滚蛋吧你,成天就知道偷懒。”花连风恨铁不成钢的瞪他,顺道狠狠地敲了他的脑袋一下。

    “唉!打我干嘛!”花斩浪龇牙咧嘴地揉着脑袋。

    “慕凉那小子说雪丫头的手艺好哦。”花连风露出一抹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贼笑。

    “雪雪的手艺一向很好,你从皇宫偷出来的那些东西都没她做的好吃。”花斩浪赞同地点头,想象着那美味,忍不住巴了巴嘴。

    “谁跟你说吃呢!饭桶!”花连风气的吹胡子瞪眼。

    “……”花斩浪黑了脸,这不是你说的么?

    “你有没有听说过,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那个男人的胃?”花连风搓了搓手,笑得异常明媚?

    “嗯?”花斩浪不解地挑眉,但他怎么说也是个灵透的人,前后一联想,心中了然,“老头儿,你的意思是,雪雪跟慕凉……”

    “啊,你终于聪明了一次!”花连风激动地拍了花斩浪的大腿一巴掌。

    “靠!痛啊!”花斩浪没避过,痛的身子一阵。

    花连风无视了旁边龇牙咧嘴的某人,微眯着眼,含笑地抚着自己的白胡子,似乎在幻想着什么。

    “嘿哟我说,老头儿啊,你还真以为自己有胡子就成神仙啦?再撸就该掉光了!”花斩浪可不会让他师父好过,当下就开始损人。

    “臭小子年找死!”花连风一愣,怒瞪他。

    “还没活够哪,我还想长大了去泡妞!”花连风轻哼,身形一闪,躲开他师父的一掌。

    “臭小子!你还敢给我跑!”花连风气得吐血,看着前方嬉皮笑脸的徒弟,真后悔当初救了他。

    “不跑难道还等你来打我?我可没这么白痴!”花斩浪特爱看他师父吹胡子瞪眼。

    “轰!”花斩浪一闪,刚刚站着的空地一旁的两棵树轰然倒塌。

    花斩浪搓着手臂,心下暗骂,老头儿可真舍得下手哇。

    看着临近自己的黑影,花斩浪拔腿就跑……

    ------题外话------

    吼吼,阿暖,小呆萌死了那个“暖”字啦,哇哈哈!

    “呵,好看么?”慕凉感受着掌心的温暖,满意地看着脸红的花泣雪,他发现自己变坏了,爱逗人姑娘。

    “好看。”花泣雪恢复了冷静,脸上又是一派冷漠,淡淡地看了他一看,点点头,发现他笑得愈加欠扁,又加上了一句,“怪不得水水如此爱你。”

    慕凉闻言,脸彻底的黑了,嘴角隐隐抽dong着。

    “吃完了,我走了。”花泣雪抽了抽手,抽不出来,这厮握的很紧。

    “再陪我一会儿,我一个人无聊……”慕凉是宫里面长大的孩子,变脸的速度非常快,见她想走了,赶紧讨好地笑了起来,像一只渴望主人疼爱的……额,小狗。

    花泣雪淡淡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但慕凉就是知道她又妥协了,当下笑得灿烂。

    “告诉我你的名字。”慕凉把玩着她的小手,五个指头如玉般润泽细腻,小巧可爱,放在他的手里刚刚好,眼里闪过柔光,动了牵着她的手一辈子的念头。

    花泣雪不说话,小脸冷冰冰的。

    “不告诉我?”慕凉也不恼,若有所思地勾了勾唇,随即温柔地笑道,“那叫你啊暖好不好?”

    寒池之畔,是你给了我第一丝温暖。

    “花泣雪。”花泣雪淡淡地看着他。

    “花—泣—雪—”慕凉温柔地笑着,觉得她的名字取得很妙,人如其名,冷冰冰的,“阿暖,我是慕凉。”

    “花泣雪。”花泣雪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重复一次。

    “可我喜欢叫你阿暖。”慕凉笑眯眯的,她是他的阿暖。

    花泣雪定定地看着他,最后浅浅一叹,再次妥协,于是认识了这个叫慕凉的男孩后,她学会了一个词——妥协。

    “我走了。”抽回自己的手,花泣雪收拾好东西转身离开离开。

    慕凉看着她的背影,掌心还有她的体温,眼里泛起柔光,花泣雪也好,阿暖也罢,你都是我的,跑不掉了。

    缓缓闭上了眼睛,让整个人沉浸在寒池的冰冷中,可这一次他不孤单了,脑子里某个冷冰冰的身影不断闪现。

    花泣雪回到小屋,花斩浪吐掉嘴里叼着的草,连忙跑上前来。

    “怎么样?美不美啊?有没有心动?”花斩浪一双漂亮的眼睛写满好奇。

    “美。”花泣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难怪你知道他是男的也忍不住爱上他。”

    “我喜欢的是女人!我不喜欢男人!”花斩浪怒,瞪着花泣雪挥舞着拳头。

    花泣雪扫了他的拳头一眼,轻轻一哼,“那你喜欢我。”

    花斩浪闻言,瞬间石化在了当初,喜欢她?大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遍,忍不住朝后跳去,拼命地摇着头:“我不喜欢你!”笑话,这丫头虽然聪明可爱,可她散发出的冷气还有那一身幻术可是让他怕得要死……

    “我是女的。”花泣雪耸耸肩,“看,你还是不喜欢女的。”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

    花斩浪绝倒,雪雪啊,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是女的啊……花斩浪欲哭无泪,他该怎么解释他取向正常这个事实呢?还有,这姑娘真是五岁吗?

    “雪丫头,那小子吃了?”花连风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直接无视了郁闷中的花斩浪,窜到花泣雪面前。

    “嗯。”花泣雪点点头,余光扫到手上的食盒,把它交给师父。

    “他还好吧?”花连风接过食盒,开始询问。

    “嗯。”花泣雪轻声应着,脑子里有想起他的笑脸,眼里闪过懊恼。

    花连风可没错过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懊恼,眼里闪过兴味,这小丫头从小性子就淡,可很少有情绪波动的,看来她跟慕凉那小子在寒池发生了什么事……

    “他有没有说你做得很好吃?”花连风不动神色地开始试探。

    “嗯。”花泣雪想到了他吃下兔肉时满脸的满足,那样应该算是觉得好吃吧?

    “哦……”花连风饱含深意地笑着。

    花泣雪淡淡地看着师父,觉得他有点不正常,但想想他不正常是才是正常的,便朝他点点头,“师父,我去休息了。”出去奔了好几天,幻术再强她也得累了。

    “去吧,去吧!”花连风笑眯眯地拍拍她的脑袋。

    花泣雪点点头,转身走进了房间。

    花连风见她进了屋,转身拽着花斩浪就朝外面走去。

    “唉唉唉唉!老头,你干什么!”花斩浪扭着身子挣扎,不知道这老头儿又想干什么。

    花连风瞪了他一眼,见离屋子挺远的了,这才将他丢进雪地里。

    花斩浪防备不急,啃了一嘴的雪,当下就跳了起来,怒瞪着眼前挑眉看着自己的老头儿,“你干什么!”

    “哎哟,摔一下不会死的,你哪有那么娇弱。”花连风拍了拍他身上的雪,拉着他坐下。

    “老头儿。”花斩浪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猜测着他拉他出来的目的,“你是不是想偷偷传授快捷的修炼方法给我啊?”

    “滚蛋吧你,成天就知道偷懒。”花连风恨铁不成钢的瞪他,顺道狠狠地敲了他的脑袋一下。

    “唉!打我干嘛!”花斩浪龇牙咧嘴地揉着脑袋。

    “慕凉那小子说雪丫头的手艺好哦。”花连风露出一抹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贼笑。

    “雪雪的手艺一向很好,你从皇宫偷出来的那些东西都没她做的好吃。”花斩浪赞同地点头,想象着那美味,忍不住巴了巴嘴。

    “谁跟你说吃呢!饭桶!”花连风气的吹胡子瞪眼。

    “……”花斩浪黑了脸,这不是你说的么?

    “你有没有听说过,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那个男人的胃?”花连风搓了搓手,笑得异常明媚?

    “嗯?”花斩浪不解地挑眉,但他怎么说也是个灵透的人,前后一联想,心中了然,“老头儿,你的意思是,雪雪跟慕凉……”

    “啊,你终于聪明了一次!”花连风激动地拍了花斩浪的大腿一巴掌。

    “靠!痛啊!”花斩浪没避过,痛的身子一阵。

    花连风无视了旁边龇牙咧嘴的某人,微眯着眼,含笑地抚着自己的白胡子,似乎在幻想着什么。

    “嘿哟我说,老头儿啊,你还真以为自己有胡子就成神仙啦?再撸就该掉光了!”花斩浪可不会让他师父好过,当下就开始损人。

    “臭小子年找死!”花连风一愣,怒瞪他。

    “还没活够哪,我还想长大了去泡妞!”花连风轻哼,身形一闪,躲开他师父的一掌。

    “臭小子!你还敢给我跑!”花连风气得吐血,看着前方嬉皮笑脸的徒弟,真后悔当初救了他。

    “不跑难道还等你来打我?我可没这么白痴!”花斩浪特爱看他师父吹胡子瞪眼。

    “轰!”花斩浪一闪,刚刚站着的空地一旁的两棵树轰然倒塌。

    花斩浪搓着手臂,心下暗骂,老头儿可真舍得下手哇。

    看着临近自己的黑影,花斩浪拔腿就跑……

    ------题外话------

    吼吼,阿暖,小呆萌死了那个“暖”字啦,哇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荒岛原始生活金钱无罪都市之最强武者惹火总裁的贴身兵王我真是个富二代重生之台球之路我心向暖阳超级战兵在都市我是一条龙重生之钱吞天下重生之修真弃少文文不让静静八一八那个网恋用假照的影帝

如果您喜欢,请把《摄政王的小宠妃005:花泣雪,我喜欢叫你阿暖》,方便以后阅读摄政王的小宠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摄政王的小宠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